hely1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第七百一十三章 大陣熱推-djs63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
地书,元屠阿鼻双剑,这洪荒之中,三件顶尖攻防先天灵宝的碰撞,吸引了洪荒大陆所有神魔的目光。
地书乃是大地胎膜所化,能借助大地之力,在防御一道上,除了那一件以开天大功德凝聚而成的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却是再没一物能够比拟。而元屠阿鼻双剑,孕育于血海之中,堪与诛仙四剑争锋!
一众神魔都是心中好奇,到底是锋利的矛胜,还是厚实的盾胜?
帝世無雙
却见得那剑光之中,两柄杀剑势如破竹,轻易便粉碎了地书洒落出来的玄黄光华,剑身没入到了那地书本体之上,看着似乎是这两柄杀剑胜了。
但是在元屠阿鼻两柄杀剑穿透那地书之际,本身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在剑锋尽数透入之时,终于是耗尽了气力,钉在了地书之上一动不动,只留两只剑柄在外,险些尽数穿破地书。
镇元子眉头一皱,对于这两柄杀剑的威力暗自心惊,地书本体的厉害,防御准圣三重天的攻击乃是等闲之事,这一点,他早在洪荒大陆早期便试验过,甚至是他自己都没办法攻破地书的防御,而这冥河老祖的两柄杀剑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险些破防,传言所说这两柄杀剑不逊色于诛仙四剑,那当真是没有半点虚假!
“好一本地书,竟敢拦的住老祖我的元屠阿鼻双剑!”
操纵神剑的冥河老祖脸上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却见他双手掐诀,再次灌注法力,冷声喝道:“给我破开它!”
嗡!嗡!
接收到了冥河老祖传递过来的法力,两柄杀剑随之迸发出强盛杀机,凌厉剑锋震动地书,看那架势,当真是要斩碎这件先天灵宝,直取镇元子本人!
镇元子见状,冷哼一声,不急不躁的掐动法诀,却见得人参果树之上碧色光华大盛,先天灵根浑厚的木系本源之力灌注入了地书之上,地书的气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而且变得愈发的厚重起来,玄黄色光华一瞬间便将那元屠阿鼻双剑释放出来的杀伐剑气彻底湮灭。
两柄先天杀剑哀鸣一声,最终却是被地书和人参果树的力量彻底镇压,停在那里动弹不得。
远在真武神殿的莫元见状,忍不住瞳孔一缩,出声赞道:“好一个与世同君,竟然将地书和人参果树炼成了一体,土木两道相辅相成,不愧是洪荒时代存活下来的先天神魔!”
也无怪莫元赞誉,地书本就是天底下一等一的防御至宝,借助大地之力,不动如山,便是先天杀伐灵宝,也是很难破防,这下又有人参果树相助,土生木,木固土,两者相辅相成,除非那冥河老祖能像诛仙四剑一般,将元屠阿鼻两柄杀剑结成剑阵,不然的话,单凭这两柄杀剑,休想奈何镇元子半分!
但是诛仙剑阵,乃是当年罗睺以龙凤大劫无数人的性命方才祭练而成,那些人俱是先天神魔,有不少都是堪与鸿钧道祖争锋的强横存在,冥河老祖想要将元屠阿鼻双剑祭练成诛仙剑阵,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是以,这一战,可以说是镇元子已然胜了!
窥视这一场准圣三重天大战的神魔里,不乏明眼人,多数都是与莫元一般暗自为镇元子的厉害在心中称赞,都认为是镇元子胜了,镇元子亦是这般想的。
却见这位地仙之祖一脸冷笑,道:“冥河,你可还有手段,倘若没法子的话,那这两柄神兵,贫道便留下了。以你的神兵屠戮你的阿修罗族人,想来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镇元子,想留下老祖的神兵,你还不够资格!”
冥河老祖虽然为镇元子地书的厉害心惊,不过还有鲲鹏藏在一旁助他,他并不惧怕。他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道:“老祖我敢断言,今日你万寿山必然血流成河,我阿修罗一脉,你是一个别想伤到!”
“口出狂言,杀不得你,贫道还杀不了你族人吗?去!”镇元子一声厉喝,法力涌动之间,人生果树上有碧色光华垂落,地书再次绽放出玄黄色光华,朝着围住万寿山的血海落了下去。
那地书光华和血海接触的一刹那,便发出‘嗤嗤’的声响,却见得那蕴含着天地所有污秽气息的血海之水,不断的被地书的力量湮灭,瞧这架势,要不了几息的,这血海便会被彻底消失。
镇元子打的主意,却是先镇压了这血海,没了血海之力相助,收拾冥河老祖自然不在话下,将这厮灭杀之后,再去冥界血海中的阿修罗界中,好好的出上一口恶气!
不得不说,他这如意算盘,如只单单冥河老祖一人,便奏效了,可惜的是,来的不止一人。
“鲲鹏道友,你还有看戏到几时,还不出手吗?!”冥河老祖蓦然高声喝道,声音夹杂着法力瞬息传遍了四大部洲的每一个角落!
不嫁我,你嫁誰
妖师鲲鹏!
大家都來打鬼子 活著就
一众神魔都是心中大惊,想不到来寻这镇元大仙麻烦的,竟然不止一尊三重天准圣,竟然还有一尊,还是那洪荒之际,便恶名远扬的妖师鲲鹏!
谁也不曾想到,这妖师鲲鹏竟然会和冥河老祖二人联起手来,这两人在上古之际,可是没什么关系,也不是什么至交好友。
镇元子亦是脸色阴沉,当冥河老祖喊出鲲鹏这个名字之际,他一瞬间明悟了许多东西,这冥河胆敢闯他万寿山,还那般嚣张姿态,扬言要他的性命,却是有备而来,早早与鲲鹏算计好了的!
而他与鲲鹏、冥河老祖二人少有打交道,两人一同出手,选在这大劫之际,圣人不便动手之时收拾他,除了当年红云道人一事,再无旁的可能,这两人分明是冲着那鸿蒙紫气来的!
一念至此,镇元子的心当即跌落到了谷底,情知今日之事,绝难善了,甚至是他有极大的可能陨落与此!
没办法,两尊准圣三重天大能联手,除了圣人,还有谁能接的下?
偏偏镇元子自己是个性情极高傲的,他的好友之中,能与准圣三重天大能抗衡的是一个没有,别人救他是根本不必想。至于圣人出手,那更是不可能,现在所有人圣人的目光都放在那猴子身上,生怕这应劫人出了差错,劫难走向不可预测之地,便是他说出鸿蒙紫气一事,只怕圣人也会坐视他身死,随后再出手抢夺这成圣的大机缘,当初红云道人,不就是这般被身死的吗?
前一刻还在想去幽冥血海报复一番的镇元子,这一刻,一下子陷入了死局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畅快大笑声自天际传来,随后一尊气息强横不输于冥河镇元子的黑袍准圣现身天际,这一尊准圣身材瘦高,面容阴鹜,双眸之中,一片幽深,不是那妖师鲲鹏又是哪位?
却听得这位妖师宫之主笑道:“本座原是想着冥河道友以元屠阿鼻双剑之利,已然不必本座出手,想不到镇元子道友当真是有几分本领,连冥河道友都拿不下,地书的厉害,佩服佩服!”
“鲲鹏,果然是你!”
镇元子一双眸子冰冷如剑,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一道黑袍身影,咬牙切齿的道:“当年之事,贫道还不曾去寻你报仇,想不到你竟然还敢设计贫道,今日贫道便是拼了身死道消,也要拉着你一起死,好为红云报了当年之仇!”
他是真的极恨鲲鹏的,这些年没有一刻不想杀鲲鹏而后快,奈何鲲鹏这厮阴险卑鄙归阴险卑鄙,自身道行是当世一等一的强横,不比他逊色半分,便是将人参果树和地书祭练的浑然一体,他也没有把握将其斩杀。
不过今日已然是死局,镇元子也便没了什么顾忌,这鲲鹏既然离了老巢上门找他的麻烦,他也不必管什么自身安危,不必管日后道途,只全力拉这厮做个垫背的罢了!
瞧着镇元子那愤恨的眸光,鲲鹏心中不禁一阵无奈,他之所以不愿意第一个出手寻镇元子的麻烦,而是让冥河老祖出手,原因便在这里。
以镇元子对他的恨意,发现了他出面,必然第一个要将其斩杀,而届时两人相争,只怕被冥河老祖在背后将便宜给捡了,是以必然让冥河出手,他才有机会争夺那鸿蒙紫气。
却见鲲鹏压下心中诸般情绪,笑道:“今日登门,只为求宝而来,想必以镇元道友的悟性,必然能猜到吾等的来意,实际本座并无与大仙为敌之意,如是大仙将那宝贝交出来,本座和冥河道友转身便走,绝不会为难大仙的。”
虽说鲲鹏和冥河老祖联手,斩杀镇元子不是难事,不过如果能兵不血刃的拿到鸿蒙紫气,还是不动手的好。对方毕竟也是一尊三重天准圣,还有地书这样的顶尖防御先天灵宝,拼了命的情况下,他们绝不好受。
都市神眼
尤其是他联手的对象还是冥河老祖,这厮是近乎不死之身,可不在乎伤势和身死,而待会打起来,镇元子必然会将一身精力全部放在他身上,万一被镇元子打成重伤,或者被拉了做垫背的,鲲鹏哭都没地方哭去。
鲲鹏口口声声说着宝贝,三界的一众神魔却是茫然不解,万寿山最出名的两件宝贝都已然被镇元子祭了出来,还有什么宝贝,莫非鲲鹏这厮是冲着地书而来的?
便是圣人也不太懂这二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地书虽然好,这二人一个有河图洛书在手,一个有十二品业火红莲,都是先天防御灵宝,按理说并不缺地书。
不过几位圣人却也懒得管冥河和鲲鹏二人的闹腾,这天地下有名有姓的法宝已然尽数出世,没什么其他法宝值得他们惦记的,再者到了他们这个境界,除了寥寥几件开天至宝,其余的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大用,眼下是大劫为重,这三人爱打便打,只要不阻碍到西游大劫,圣人又不是警察,岂会什么都管?
“鲲鹏,你痴心妄想,今日你既然现身万寿山,当年的账贫道便好好与你算上一算,不是你死,便是贫道殒身此处,绝无第三种可能,动手吧!”镇元子厉声喝道,没有半分屈服的打算。
黃河浮屍 隨龍風雨
那鸿蒙紫气乃是红云放在他这里的,鲲鹏和冥河乃是手刃红云的仇人,他岂能低头将这宝贝交出去?!
此刻,他心中只是叹息自己这么些年来并不争气,没从鸿蒙紫气中悟得一星半点成圣之道,不然的话,今日这两人岂敢来这里撒野?!
“敬酒不吃吃罚酒,鲲鹏,还不动手!”
冥河老祖见两人谈不拢,却是按捺不住性子了,其中手中法诀一变,法力再次灌注入那元屠阿鼻两柄神剑之中,杀伐之气冲霄而起,便要挣脱地书,杀向镇元子!
镇元子一身冷哼,心念转圜之间,那地书再次有玄黄光华迸发,朝着元屠阿鼻双剑镇压下去。
不过这回,有鲲鹏在一旁协助,又岂会坐视镇元子将元屠阿鼻两柄神剑镇压下去?
只见鲲鹏摇头一叹,似是极不情愿的结出了个手印,当即有一道古朴图卷飞出,那图卷上铭刻有一道八卦图案,散发出极其玄奥的道韵,正是河图洛书!
河图洛书刚一现世,却见得北冥方向,有三百六十五道强横气息强横气息冲霄而起,每一道气息都是一尊妖族金仙以上级别的强者,他们各自手持一杆星辰大幡,法力灌入其中,与那河图洛书遥相呼应,彼此勾连,形成了一座令无数神魔心悸的恐怖大阵!
嗡!嗡!嗡!嗡……
大阵刚一成形,天地之间,骤然风云色变,这朗朗晴空,当即乌云密布,将那大日光芒遮掩下去,黑夜来临。
而在这黑夜当中,一枚又一枚星辰显露出来,不多时的功夫,密密麻麻的繁星已然占据了整片天际,无数道星辰光华垂落,与那一套星辰大幡融为一体,一股恐怖的气息自那北冥之上散发出来,勾起了所有神魔的回忆。
妖族上古镇压万族的恐怖杀阵,这一刻,在三界神魔面前显露出了真容……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