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3a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奪運之瞳討論-第九百二十章 逃遁!相伴-t6pss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冥皇一掌拍出,天宇崩开,掌指击在的龙型渊族的躯体上,击散了大片的黑雾,甚至留下了模糊的掌印。
冥皇的确非常强大,倚仗特殊的躯体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无视龙型渊族生灵的湮灭之力,与之正面抗衡。
“哧!”
赤光冲起,光束滔滔,赤色雾霭弥漫,那里有一只赤色凰鸟冲天而上,它高贵而冷艳,俯视着前方。
“当!”
凰喙若晶莹的神刀向前斩去,击在龙型渊族的躯体上,让它乱颤,发出轰鸣声,如开天之音,异常的宏大。
冥皇亦有强大的神通,不仅仅躯体惊人,这个层次的强者已经少有弱点。
冥皇再动,凰鸟一对翅膀发光,神羽根根亮起,一片璀璨,杀伐力更为惊人。
当!
龙型渊族漆黑的躯体横贯天穹,眸子森冷如万年寒冰,并不畏惧,尾巴抽断虚空,硬生生撕裂了这头赤色的凰鸟虚影。
我是後媽
極品狂仙 一言生死與卿同
子母星辰
“谁敢来,谁就要死在这里!”他的声音发出阵阵涟漪,亦是一种强大的神通。
归属于冥皇的那些天王也都纷纷下场,与明尊麾下的那些天王合力对抗渊族一方的天王。
雲荒莫離 陌璃墨離
数量相加足有数十尊天王,渊族一方的天王很快就显露颓势,甚至有陨落之危。
那尊液体渊族生灵出手,无数根黑色触手从虚空窜出,朝着那些天王而去!
“视我与无物吗!”明尊眸子一冷,直接甩出阴阳镇天鼎,瞬间变的比山还大,无边符文如海般落下,切断了所有的黑色触手,将液体生灵困在一方。
这液体生灵本来就让他利用血毒打成了重伤,刚刚若不是有龙型生灵突然赶来,说不得明尊就能直接把他炼化了。
如今,它只能勉强抗衡明尊的阴阳镇天鼎。
而明尊的真身期身而上,准备围攻龙型渊族生灵。
“你滚开,不需要你出手!”冥皇冷喝,掌指间浮现炽热无比的赤色光辉,与龙型生灵搏杀。
做戏做全套,场中还有不少的天王,两人还是要维持一下人设的。
“现在不是怄气之时,渊族可是共敌!”明尊冷漠道。
那龙型生灵此刻还盘算着,以为面前的两人真的有什么矛盾,这是他的机会,否则面对两尊同级别生灵的围攻,他也不见得可以坚持下来。
结果,冥皇思索都没有思索,当即点头道:“好,这次就与你联手一次。”
龙型生灵:“?”
顶级天王的矜持哪去了?你能能稍微思考片刻?
龙型渊族生灵瞬间也明悟,这两个家伙之间定然有猫腻。
無上天人
容不得他过多的思考,明尊躯体四周浮现金色的璀璨长矛,划破虚空刺了过来。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龙型渊族生灵躯体甩动,搅动出一个个漩涡,吞噬了金色的璀璨长矛。
噗!
赤光冲起,鲜血淋淋,冥皇伺机而动,双手之上浮现一道道赤色纹路,居然硬生生插入了龙型渊族的躯体中。
而后猛然撕裂,一个巨大的伤口就浮现了。
龙型渊族身体上出现了非常严重的伤害,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看起来极为骇人。
两人虽然看似有仇,但第一次配合就极为默契,给对方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出乎所有人意料,那龙型生灵收拢躯体,化为人形模样,冥皇与明尊以为对方是为了更好的搏杀,纷纷凝神以对。
可下一刻,对方暗中湮灭了虚空封锁阵法,而后撕裂虚空,不知远遁了多少万里。
“这…”冥皇有些诧异,不禁看向明尊,而明尊则盯着整被阴阳镇天鼎镇压的液体渊族生灵。
他抬头,阴阳镇天鼎绽放璀璨光芒,落在那摊液体上,发出缕缕黑色的烟气,不多时就溃散了。
“只是一个化身…什么时候…”明尊也有些诧异,他还以为对方两尊存在都做好死战的准备了。
最強特種兵傳說 天佑
谁知道一个比一个跑的快,令人无语。
远处,沈睿不禁一声嗤笑:“不出所料。”
渊族是什么货色他很明白,渊族只有一尊生灵凌驾他们自身的生命之上,那就是神魔始祖。
“行了,该走了,不然明尊该过来了。”老狐狸直接拉着沈睿与帝江离开这里,白色的光芒抹除了这里的痕迹。
没了虚空封锁法阵,撕裂虚空遁走不是什么麻烦事情。
果然,就在下一刻,万里外的明尊化为一道虚影,而这里则浮现一道身影,正是明尊,他眉头紧皱,低声呢喃:
“建树的气息,到底怎么回事?”
刚刚那缕让他失神的气息绝对是建树的气息,不会认错,刚刚是谁在这里窥探?
“明尊!”
远处,冥皇一声厉喝,似乎是要秋后算账一样。
青春無敵 浣青衣
明尊的脸上不禁浮现一抹无奈之色,怎么找了这个脑子有坑的家伙合作,和他演戏也太累了。
他甚至可以肯定,有不少“老朋友”都在暗中嗤笑他们两个蠢货呢。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目标不是那些老家伙,那些小界域的土著天王相信这场戏就行了。
两方天王本来加起来已经接近四十尊了,可惜一场战斗下来死了不少,得再加把劲了。
薄情君王請走開
低調高手 太二叔
明尊脸色一肃,冷声道:“冥皇,声音这么大,怕我听不见吗?”
…………
距离此地数万里处,几道身影在这里浮现,正是沈睿一行人。
老狐狸此刻有些诧异,看着帝江:“这就是传闻中空间的宠儿,好强大的空间亲和力,数万里的距离,说撕裂就撕裂。”
通过人力撕裂虚空进行远距离移动,可不是阵法那么简单,所有的压力都被自身所承受。
可刚刚帝江几乎像没承受任何压力一样。
“那是当然…我们帝江一族…”帝江一脸傲然之色,正准备骄傲一番,突然脸色一肃,想到面前的这两个家伙都是皮白心黑的家伙。
于是后面的话就变成了“我们帝江一族的空间天赋众所周知。”
顿时,沈睿一脸失望之色,叹道:“老狐狸,你这吹捧的太假了,人家都看出来了,能不能别玩这些算计了,大家都是自己人。”
(明天请天假,万分抱歉,望老板们见谅。)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