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8sn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無限大萌王討論-015,利姆露與江睿的重逢熱推-v0sp4

無限大萌王
小說推薦無限大萌王
“看来丹尼尔在你那里说了我不少坏话。”面对利姆露针锋相对的言论,艾米丽没有丝毫生气,她垂下眼睑:“但我相信他的评价里应该没有我会放弃我的人这一条才对。”
艾米丽承认自己的行事风格有许多铁王座的风格,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不会放弃自己人而去成全他人,才会在几年前选择牺牲援助她的22名第三方超凡者,造成了“自己人”部队无一死亡的奇迹和骂名。
“你也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所不相信的是你对安娜的态度。”利姆露摇了摇头,干净爽朗的面容上露出一抹帅气的笑意,这让艾米丽微微一怔,混血的双瞳虽然没有外国人那般湛蓝的纯净,但少许的黑色也为他增添了一抹深邃与神秘。
“哦?你觉得安娜呆在你身边一起执行任务反而比我这个序列5保护她还要安全?”
艾米丽笑了,盯着布伦特道:“你跟自己实力完全不符的自信再一次说明了你的神秘——”
“那这正是你花费大力气保下我的价值所在。”
利姆露理所当然道。
当他纽约全面通缉莉莉丝,并且陷入大乱的时候,虽然有部分线索指向了真理会,但在那种时期,一个暴露了血月领域的吸血鬼是绝对无法在纽约立足并且逃出去的。
这一点,艾米丽虽然态度恶劣并且性子讨厌,但切切实实是帮助了利姆露并且顶住了压力,只是让利姆露走了几遍流程后,暂时安排在了她的手下。
负责监视的同时,也同样有着兜底的意味。
说到底,不管这个人又多么讨厌,风格多么不择手段,但利姆露却是知道对方绝对是看好自己的,因为看好,所以才会去利用——而他本体已经回国,分身这边还愿意经营,虽然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这边的风云变幻相比起夏国更不稳定,危险的同时有更大的利益,但……愿意呆在艾米丽手底下,也是因为有着几分感激和报答的意味。
“况且——安娜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拼命的想要朝这边靠拢,哪怕新法案里面她的努力占了很少一部分,但……”
“她对超凡的向往和那份拼搏,不应该成为她的限制,而那份对美国超凡者的功绩更不应该成为她的负担。”
“她本应该是一个无意接触了超凡而产生向往的普通人,并且为此做出了成绩,她本应该因此获得奖励,但实际上,她在你们眼里,却仍然只是一个工具。”
“想成为超凡的人多了去了。”面对利姆露的无病呻吟,艾米丽轻轻笑了笑,摇头道:“但最后都成了怪物,你总不可能给她一张门票吧?”
“也未尝不可。”
“嗯?”
“未曾直视门中恐惧的孩子,才会总念念不忘门后的怪物。”利姆露轻声道:“这一趟任务,让她看清超凡的本质,了解后果后再自己做出选择——这是我对她的期望,亦是对她的补偿。”
“你这是把自己的当良师了?”艾米丽无法理解利姆露的想法。
良师?可能吧,利姆露想了想,似乎最近几个世界因为教导徒弟的原因和培养手下的原因导致他每次看到有天赋的种子就喜欢引导一下,投资一下?
但这对他而言有没有坏处,何乐而不为呢?
种下一颗颗种子,说不定其中那一颗就会成长为参天大树,这种事黑商可以做他为啥就不能做呢?
不过,对于安娜,利姆露却有着更为清晰的理由
他摇了摇头,道:“安娜以为我是她生命中的那个贵人,那么我或多或少也要履行一下贵人的职责吧。”
凡是愿意为我献上忠诚的人,我都不介意给他一个机会,迪西如此,安娜亦是如此。
“好了,与其说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来说一下你打算让我去哪个国家旅游?”
……
同一时间,印度,真理会内部结社之一。
神造圣堂。
“好奇怪。”一名金发少女抚摸着自己的喉咙,看着窗口中的资料,轻声呢喃:“明明圣子的气息已经到了夏国境内,可为什么不管哪个情报所都说对方仍然处于纽约呢——”
秦靈鬼夫
想到这里,她微微歪了歪头,露出了一丝疑惑:“难不成,杀我的那个家伙,并非激活拼图的存在?”
“不,不可能——”少女很快摇了摇头,静静的看着虚拟屏幕中布伦特那略带帅气的面容,忽然露出了一丝妖异且痴迷的笑意:“有意思的……家伙。”
“鲁克沁丝?”忽然,昏暗的房门被打开,诡异的烛火被风微微吹动后,黄金黎明的头领奥克斯一脸无奈的啪嗒一声打开房间里的灯:“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要老搞这些中二的东西……”
“啊啊啊,那是氛围啊氛围!!”眼看灯啪的一声把整个环境照耀的金碧辉煌,鲁克沁丝瞬间蒙上被子滚了两圈抱起枕头就是扔了出去:“叫我圣女啊混蛋!!”
“……”奥克斯好笑的接过枕头,一边走过去一边道:“是是是,圣女大人……”
突然,他的语气微微一沉,犀利的目光笔直的照射在屏幕上面,宛如烈焰般炽热的压力和杀意瞬间爆发——
“这就是……”他眯起眼睛,轻声道:“杀掉你的那个家伙?”
哪怕是轻声细语,却无法掩盖他语气中肆虐的杀意和刻骨铭心的仇恨。
“嗯。”看到自家哥哥的模样,鲁克沁丝的气焰瞬间小了一截,赶紧爬起来拉住自家哥哥的胳膊呐呐道:“喂喂喂,你可别乱来哦。”
“他可是激活了最后一块拼图的存在,是我们追寻真理的基石……”
“可他杀了你……”奥克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还抢了你的序列,害你从头修炼……”
“……话……话虽如此,但我身为净民又不用害怕畸变的风险,所以,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然后我还得叫他圣子……”
“唔……”鲁克沁丝没声音了。
“不行,激活拼图的人不一定就他一个,我还是得去杀了他!”
奥克斯想了一会,越想越气,果然这种存在还是直接杀了比较好。
“哥!!”鲁克沁丝无语道:“拼图在我那保管了那么久,也没有出现过动静,属于净民的继承者有多难找,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
“可什么可!”鲁克沁丝叉起腰,不满道:“而且最后一块拼图已经激活了,就说明……战争开启了,你这时候去杀了他,你是想让净民们放弃追寻真理的机会吗?”
“更何况,我告诉你奥克斯!”看着自家哥哥逐渐被自己的质问吼进了自我怀疑之中,鲁克沁丝的声音越加嚣张:“他不只是你的圣子,他还会是你的——妹夫!”
“(⊙_⊙)?!什么?!”闻言,奥克斯微微一愣,猛地抬头不敢置信的看向鲁克沁丝,只见她已经羞红了脸,扭扭捏捏道:“说实话,他把短刃捅进我脖子的时候……那样子……有点……有点帅。”
“……”奥克斯陷入了沉默,静静的看着已经陷入发春状态鲁克沁丝,忽然有些心累。
快穿:百變男神,花式撩
这就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行吧,他叹了口气,忽然坚定了杀掉那个布伦特的决心。
就凭这一点,这个圣子,就是背叛了真理会,他也要杀!
伤害了他妹妹,还想要当他妹夫?!凭什么啊?凭你长得帅?那更该杀。
……
而此时,丝毫不知道自己被惦记上的利姆露正一心两用,一边在纽约洽谈任务事宜,一边踏上了魔都街头,寻找起记忆的港湾。
这对于大贤者而言并不难,但利姆露并没有让大贤者开启导航,而是小心翼翼的扒拉出在记忆深处的那份信息,一边认着路,一边朝着那片到处都是租户和打工人的小城区走去。
其实对于作为本地人的利姆露而言,并不像从外地赶来打工的人那样,有着部分选择,比如存够了钱就回去开店啥的,高消费高收入所带来的是更高的家庭成本和压力,迫使他哪怕想要在魔都开一家网吧,都需要的是外地二三线城市的数倍甚至高达十倍的差距——从而没本事的他想要追寻更高的收入,就必须追寻出国劳务。
所以他对魔都的繁华的地带,其实没有多么大的印象——所有人都知道东方明珠和汤臣一品,但不是所有人都亲眼见过,更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得去汤臣一品的大门。
正如同首尔的背面是贫民窟一般,魔都虽然没那么惨烈,但总会有那么一片区域为打工人们遮风避雨的同时,让一些家境贫困的本地人不至于混的比外地人还惨,从而形成了聚集地,也成就了一个词汇,包租婆。
想跑偏了……
利姆露歪了歪头,精致的少女容颜配上魔力形成的,看上去就华丽四射,价值不菲的高档做工黑色哥特裙,让他宛如公主一般在踏入了这片区域内的时候,迎来了无数惊疑,诧异,善意以及不怀好意的目光。
“所谓近乡情更怯指的就是这种心态吧?”
莽荒記 域外可樂
他无奈的笑了笑,脚下的步伐再度慢了几分——
“曾经的我就是在这个地方立下了要住进汤臣一品的豪言。”
「你现在做到了。」
夏尔似乎感受到了利姆露心中的伤感,安慰道:「再说,别人都是多年以后做到了,然后物是人非事事休,你却反了过来,提前了九年做到,难道不好吗?」
「说不定,你还能改变很多事情。」
“所以我挺怕的。”利姆露站在社区门口,无视了周围来来往往行人百分百注视的目光,轻声道:“重生和穿越,代表的意义是不同的……”
“时间,空间……三位一体的魔王……”
“如果是穿越,我可以理解为是意外,如果是重生……”
“那么这一切究竟是命中注定,还是意外的巧合?”
“所有人都在告诫我小心命运的注视,但我却总觉得我已经一不小心一只脚踏入了命运的怪圈。”
「话虽这么说,但总要往前走的,这个世界没有你记忆中的漫威,就算真的相似,也只是平行世界而已。」夏尔的声音浮现在利姆露脑中,道「前面就是你的家,不进去看看吗?」
幽魂虽然已经进阶了,但仍然可以消除利姆露的存在感,化为幽灵穿梭。
但利姆露完全不想那样做……因为很别扭。
哪有回自己的家,还要跟小偷一样的呀,而且他敢肯定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龙若晴和天上的卫星盯着呢!
穿越HP 多木木多
不知何时,可能是利姆露在小区门口停留了太久的原因,越来越多的人脚步放慢,亦或者停留下来看向她,大部分好心人想要帮忙关心,却又被利姆露本身高贵的气质和华丽镇住脚步,有些不敢向前,但总有一些特别的人如同命运注定一般来到你面前。
屌絲的YY人生 慕容瘋少
就在利姆露考虑自己擅闯民宅会不会被龙若晴揪住打屁股的时候,忽然一道身影走到自己面前蹲了下来,热情而温柔道:“小姑娘是在等人吗?还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吗?”
熟悉的声音让利姆露的记忆宛如洪水泄闸一般轰然奔涌而出。
一刹那,利姆露模拟的泪腺的第一次发挥了作用。
而这,正是利姆露最为害怕的事情。
絕寵evil偽公主 菟兔琳
魔王……遇到了他的父亲。
……
修仙升級系統 伍九
利姆露很想说一句没事,但差点脱口而出的爸宛如哽咽一般的塞回嗓子里后,他的眼泪却有些止不住的落下,忽然,利姆露觉得拟态的太完美也不是什么好事。
「需要我发动绝对理智吗?虽然我觉得良好的情绪宣泄对你而言有时候是件好事。」大贤者轻声道:「但偶尔一次两次可以,你必须自己做到能够从这种情绪中脱离出来。」
大小姐的忽然的哽咽显然让利姆露前世的父亲,一名憨厚的大叔明显的慌乱了起来,显然,从小就是棍棒式教育野蛮带孩子的他并没有多少对付哭泣少女的经验,整个人手忙脚乱起来——
一下子,周围人群的目光再一次吸引了过来,连带着整个大汉都罕见的红起了脸——
这时候,救命的人终于到了。
“爸,你在干什么呢?”远处,一名青年哭笑不得连忙挤了进来,无奈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欺负人家呢。”
“我……我这不是看她一个人呆在这,穿着又明显不像是我们这的孩子……怕,怕他走丢了吗?”一听到青年的声音,中年大汉连忙让了让身形,宛如一个做错的孩子一般挠了挠头,羞愧道:“你看……我这也不会哄孩子……你来……你来……”
更加熟悉的身影挤上前来,让利姆露的哽咽微微一滞,窒息感涌上心头,她抬起黑眸,静静的倒映着对方的身影……那是上辈子,自己的模样。
江睿其实也是蛮懵逼的,因为利姆露此时的模样和身份,切切实实是一个十四五少女的模样——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见到陌生人哭他觉得正常,但一个十四五岁,而且明显看起来不像是苦人家的孩子哭起来……瞬间让江睿本身警惕起来,总觉得事情可能会有些麻烦。
但他还是蹲了下来,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的同时,尽可能的用温柔的语气道:“这位妹妹,请问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麻烦?”
重啟2006
这时,利姆露忽然冷静了下来,原本心头的伤感一瞬间被压下,见到另一个自己的同时,一股莫名的敌意让利姆露反射般的进入了战斗的姿态,他很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那是对于抢走自己东西的人一样的心态——
“我……饿了。”
獨狼——末路2005
那一瞬间,利姆露的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
如果我吃了他,我是不是……就可以重新拥有父母了?
「利姆露。」
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来的时候,夏尔突然出声叫出了利姆露的名字,道:「你要搞清楚,现在的你,是利姆露·特恩佩斯特,是即将展开新绘卷的魔王。」
「为什么……你要去纠结于一场失败的人生呢。」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