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u6i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791章:河岸遇伏推薦-vg7mc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杨侗今晚有些心绪不宁,到底为何,却又说不上来,总觉得心烦意乱。他睡不着,索性又一一的梳理了大隋的各处战场,但不管是杨善会的荆州战场、张镇周的交州战场、李世谟的积石关,还是益州杨广、沈光、苏定方都很稳妥,甚至连各个边关要塞都没有什么差错。
就在这时,杨侗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仿佛是一群人有奔跑。
杨侗猛地回头,只见阴明月带着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小丫头跑了来,竟是去跳黄河的郑丽琬,只是也不知她是怎么搞的,现在不但没有换上干净衣服,还成了一个小泥猴,仿佛在泥泞里滚了一圈似的。
“小琬,你这是?”杨侗皱眉问道。
“圣上,不好了。”郑丽琬跑了过来,说道:“吐蕃人打算水淹我军大营。”
“什么?”杨侗眼睛瞪大了:“你说哪来的水?”
“山上有湖啊圣上。”郑丽琬语带哭腔的说道:“我怕男兵窥视,就跑到北山脚下的水潭里洗澡,可是白天还清澈见底的水潭变成了泥潭,我一跳下去就成了这样。后来我们仔细照明,才发现不仅是水潭,到处都有黄泥水往山下流淌,现在都快流到军营了。”
杨侗一听至此,头皮都快炸开了,高原上的山常年受到风蚀,山体异常松软,要是山顶的湖水滚滚倾泄,一场毁灭天地泥石洪流再所难免。
来不及细想,便喝令道:“速敲警钟,命令全军将士横渡黄河,往西北方向撤……”
“当,当,当……”塔上警钟被士兵敲响了,急促刺耳的钟声响彻全营,入睡不久的隋军士兵纷纷被惊醒。
这些士兵都是大隋主战士兵,不仅训练有素、骁勇善战、军纪平明,为了在突发战争到来时不至混乱溃散,平时还重点搞偷营劫寨的演练;所以钟声虽然让人意外、紧张,但
听清钟声所代表的指令后,急而不乱的纷纷抄起兵器、铠甲冲出帐篷,迅速牵起帐外战马,遵照平时演练的方式,以火、队、旅、团、卫的方式向西北方撤。
作为大隋皇帝,杨侗在玄甲军、修罗卫的护卫下,第一人撤到黄河西岸,好在这里是黄河上游,河水不大、河床不宽,没有给大军造成困扰。
“嗖嗖嗖!”当他刚刚过河上岸,突然一阵尖锐的破空声传了过来,密集箭矢如暴风骤雨般射了过来。
作为纵横沙场多年的人物,杨侗心知吐蕃军要是决湖淹没大营,那么必然还有后手,相对低矮的东部,侥幸生存的隋军只有向西岸撤离,才有一线生机,换作是他,也会在这儿布兵伏击,所以他对出现在这里的伏兵并没感到意外。反应极快的将裂天槊舞得风雨不透,槊影如飞,遮蔽了人马,就仿佛一只罩子罩住了人马,数千支箭矢竟无一支射透他的防御圈。
“呜呜呜……”箭雨刚过,岸上骤然响起了阵阵号角声,熊熊火把猛然点燃,火光照亮大地,只见一名身穿铠甲的吐蕃大将指挥着密密麻麻的吐蕃军嗷嗷叫的杀了过来。
大唐俏郎君 聖靈火
“离弦箭,冲上去。”杨侗来不及细思哪来这么多吐蕃兵,一夹马腹,单人匹马便杀向了吐蕃军,只要楔入其中,吐蕃的箭矢便发挥不出多大效果,要是立不住脚跟,军中将士必将惨遭敌军一轮又一轮的猎杀。
离弦箭知如闪电,载着主人突入敌军之中,杨侗如虎入羊群,槊来槊仿佛疾风扫落叶一般,所过之处人头翻滚,断臂横飞,血雾弥漫天空。
阴明月远远看到丈夫挥舞着裂天槊,在敌群中纵马奔驰,吐蕃骑兵挨着死、触着亡,杀得敌军士兵血肉横飞,身边横尸累累,血流成河。
见他往返于南北之间屠杀,心知丈夫是为大军抢占登陆场,立即举起马槊,大声道:“大隋将士们,圣上在为我们开路,随我杀敌。”
“杀,杀,杀……”
在阴明月的带领下,两千名玄甲军迅速上岸,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怒吼声,向吐蕃骑兵群中杀去,两股骑兵犹如两股洪流在河边碰撞一处,夜幕中,一处处血花绽放。一阵阵惨叫声哀嚎声顷刻间在这片领域蔓延起来。
尽管一波一波的吐蕃骑兵如怒海狂涛一般冲击,玄甲军却好海中礁石,不管敌敌如何冲击,他们始终巍然屹立,最猛烈的攻势结束以后,玄甲军终于站稳脚跟,开始发起主动进攻,每进一步,都有数百名装备简陋的吐蕃骑兵被绞杀在马槊之下。
“进攻。”
见到敌军攻势一缓,杨侗带着向自己靠拢而来的人马,如支利箭般狠狠地扎入吐蕃散乱阵型之中。
大地人影,在杨侗的视线中如潮水般倒退,裂天槊带着强烈的气流、霸道的气势,仿佛在人群中卷起了一道道乌光,所过之处,人马破碎。
杨侗身后的玄甲紧跟而至,每名将士身体微微倾斜,手中的马槊并没做太多动作,只是利用长长的槊刃当成大刀来使,不断重复着劈砍动作,紧跟着杨侗撕裂的豁口,将它扯大。
“轰隆隆~”在玄甲军之后,裴行俨、牛达进带着隋军陆续杀到,顺着缺口如海啸一般冲来,将不成阵形的吐蕃军彻底冲溃。
杨侗在人群中左冲右突,杀得敌军鲜血弥漫。他清晰地看到那名身着明光铠甲的大将在数百铁甲亲卫的护卫下,且战且朝丛林退去,要是将他这支亲军杀散,这员大将早就消失在林海之中了。
杨侗心念电转,当即挂上裂天槊,张弓取箭,从斜刺疾冲而出,雷霆弓被拉得嘎吱作响,仿佛随时会断裂开来一般,弓弦离手瞬间,附着强劲弓力的箭矢如流星一般奔向目标,那名大将甚至边反应都没有就被利箭洞穿身子,血光迸溅之中,翻身落马。
这些吐蕃士兵见到主将中箭落马,均吓得魂飞魄散,几名亲兵拖起主将便逃,另外十几人大吼一声,向杨侗杀来,杨侗挥舞裂天槊猛扑而去,一道惨烈的弧光之中,十几名吐蕃士兵甚至没来得及往前递出兵器,便被斩断。其他人吓得心裂胆寒调头便逃。
杨侗目光闪过,却见一名千夫长骑着一匹神战马奔回,那匹战马似乎就是主将的坐骑,而这名千夫长是为了带上主将逃跑,他的战马极快,一个漂亮铁板桥,便抄起了主将疾奔而归。
杨侗这时再张弓搭箭已来不及,不假思索的挥臂将手中裂天槊奋力掷去,长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穿透了这名千夫长后心,千夫长惨叫一声竟被钉死在地上。
杨侗借着马势疾冲,拔出朝露宝刀,将前仆后继而来的吐蕃亲卫杀得尸横遍野,鲜血掺杂着内脏爆洒满地。
“圣上……”裴行俨刺死另外几名士兵,策马来到杨侗身边,看着眼前惨烈的一幕,目光闪过一丝骇然之色:便是秦大哥出手,也不过如此吧?
天才農家妻 柳葉無聲
杨侗见是裴行俨到了,顿时松了口气,放心的扫视战场,发现四周的吐蕃士兵已被隋军杀散。
“哗哗啦啦……”正要说话之际,杨侗忽然听到一种怪异声响,就仿佛是大片树木倒塌的声音,裴行俨也听到了,连忙向火光冲天的大营所在方向看去。
“轰隆隆~”
便在这时,大营方向那声音更加清晰了一些,纷纷观看的隋军士兵也骚动起来,不少士兵指着夜幕之下,如同一个椭圆火盆的大营骇然大喊,杨侗凝目看去,却见大片大片山体滑落而下。
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势弱奔马泥石洪流填满了壕沟后,滚滚向前。营栅经不住洪流冲击,刹那之间支离破碎,咆哮洪流汹涌着冲进大营,迅速吞没一片片营房,随着洪流涌过。
原本火光冲天的大营如次第熄灭灯火的城市一般,自远而近的陷入了一片黑暗。
隋军将士虽然远在对岸,但即便如此,在山体大面积垮塌的一瞬间,依旧感到地动山摇,仿佛地龙翻身来临一般,不少隋军将士骇然变色。
杨侗看着陷入一片黑暗的大营,后怕不已,今天绝对是从军以来最凶险的一次了,要不是郑丽琬,自己和全军就会葬身于此了。
。。。。。
“末将参见圣上。”阴明月、牛进达、王伏宝等将带领各高级武将到了杨侗身边。纷纷担忧的望着杨侗,之前杨侗的状态实在太恐怖了,他们竭尽全力的顺着杨侗杀出的血路冲杀,都追赶不上。
许多将领望着杨侗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之色,单人匹马在千军万马之中杀出一个绝对的空白领域,这才让大军在河岸站立了脚跟。
要不是他杀得快、狠,现在恐怕还有很多士兵在河中、对岸,而拖下去的结果是被活埋在泥石洪流之下,可以说,杨侗完全是以己之力,生生杀出了大军的生机。大家以前也很崇拜杨侗,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浓烈。
單戀 東野圭吾
不死武尊
“免礼。”见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杨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实处。
王伏宝一身血迹的纵身出列,到了近前,他纵身下马,上前几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请罪道:“末将失察,立营于绝地之中,若非圣上洪福齐天,恐怕全军上下已被泥石洪流吞没。按律当斩,请圣上治罪。”
“此事与你无关。”杨侗叹息一声:“王将军立营之所位于战略要冲,考虑得面面俱到,本身并没差错,并且还得到朕的允许。要斩也是斩朕的首级!”
“圣上,末将……”王伏宝耸动了一下喉头,语声哽咽。
“好了,王将军平身吧。”杨侗摆了摆手,叹息道:“带诸位将军去收拢大军,仔细统计一下,看看到底有多少损失。”
“末将遵命。”王伏宝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带着第九军一干将领策马离开。
看着身边劫后余生的将士,杨侗微微松了一口气。回想刚才那毁天灭地般的场面,此刻还有一种心惊肉跳的后怕之感,跟天地之威相比,人类实在太过渺小了。
情迷雇傭兵:暴戾首席冷艷妻
“行俨,你带兵巡视,将四周敌军宰了。”杨侗向裴行俨下令,“记住,务必多留几个活口,朕要知道是谁在这里搞事。”
前天还得到李世谟的鹰信,说是朗日赞普依然在积石关外不断骚扰;吐蕃大论娘·尚囊则是带着四万大军,已到蜀郡成都,并且协助李渊去平息独孤武都的叛乱。至于禄东赞,还在行军之中。
杨侗很想知道吐蕃国内,到底还有哪些厉害人物,今晚又是谁在设局。
“末将遵命。”裴行俨一礼而退。
“老牛,你带玄甲军,将挖掘湖堤的罪魁祸首灭了。”
“末将遵命。”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