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5cet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來自繆星笔趣-第995章 被捕熱推-mvnin

我來自繆星
小說推薦我來自繆星
联合舰队的总站依旧灯火辉煌,无数飞船仍然在起起落落,一派热闹的镜像,由于空港是建立在32号星的最北端,所以这里没有白天,永远都处于黑夜状态,但总站各色光线冲散了夜色的阴霾。
从松擎飞船下来之后,丁蒙并没有前往酒店,而是直奔航站楼而去,他的思路也相当清晰,大型舰船进入不了雨林系,但是联合舰队主要以超级舰队为主,那么舰队的总部在所在地,总站是一定知道具体坐标的,只有摸进了舰队的总部,就不怕找不到文阳等人的下落。
其实他最感兴趣的是联邦新任总统郑方应怎么会答应与帝国合作?
航站楼的调度中心就不比其他分基地了,这里工作人员众多,而且气氛十分的紧张,每分钟都有数十架飞船起降,当然丁蒙能进入这里那是畅行无阻的,一路上的巡逻士兵甚至还主动抬手敬礼。
現在只想愛你 炎水淋
北明虽不是总站负责的指挥官,但好歹也是帝国将军,军衔在那里摆着。
我真不是開玩笑 曾經擁有的方向感
总站指挥官是来自联邦的另外一名将军,名字叫做程鸣,这是一位二星将军,也是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很明显联合舰队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团结的,无论雨林系的任何地方,联邦帝国各自安插的力量都是平等的,是相互制约的。
一见到丁蒙进入调度中心,总控台边的程鸣发话了:“北将军,你来得正好,总部那有刚刚有指示传过来,特勤巡逻联合小组在附近星域抓获了一批非法入侵者,半小时后将途经总站,希望我们能将其送往1号星,这条指示是联邦军方发出的,现在空务繁忙,你看是你去还是我去?”
他的印象中,北明断然会拒绝,从驻扎到32号星开始,他对这个帝国的将军印象就很不好,此人太阴鸷,而且很好色,非帝国高层命令是喊不动他的。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丁蒙想都没想就答道:“我去!”
看着丁蒙大步离开,程鸣感到很奇怪:“这家伙,怎么突然变了性子啊?”
旁边立即有下属附和:“是啊,都没见他跟那个女少校一块的,真是奇怪!”
要说能爬到将军这个位置那也不简单,程鸣不动声色下达命令:“通知朱浪,让他跟着一起去,如果发现押送途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立即反馈消息。”
押送入侵者的飞船也是一艘松擎,连接舱打开之后一批身穿战甲的士兵立即排开阵势,只看这情形就知道所谓的特勤小组肯定是帝国的人马。
令丁蒙有些意外的是连接舱走下来的人是一个年轻人,至少他看着年轻,但身上的气息却相当尖锐,竟是一个光速系战神。
絕寵-公子的惡妻
雄途 巔峰的神
但年轻人并没有身着军装,身上也不见帝国标识,他的穿戴有点复古,就是简单的夹克西裤,更没有佩戴任何武器。
混元 艾連
“你好,北将军,我奉命前来报备。”年轻人率先开口,但口气十分不耐。
丁蒙没有答话,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年轻人不屑的笑了,然后扬起了腕仪,腕仪的通讯在雨林系是无法使用的,所以亮出来的是身份认证,丁蒙定睛一看,这居然是创宇集团的晶光标识,年轻人的名字叫做龙焱。
这人莫非跟官无名他们那一伙是有联系的?但官无名早就被凌星汶灭了,这龙焱铁定是官家那边的人。
“你好!”背后又响起了一个粗犷的男声,丁蒙扭头一看,发现一个身着圣辉联邦军官制服的英俊男子走了上来。
龙焱又笑了,笑容显得很轻蔑:“原来是朱大校。”
朱浪淡淡道:“北将军,程老将军让我过来协助。”
龙焱道:“程将军有心了,其实我一个人押送就够了,用不着麻烦总站。”
这家伙态度挺嚣张的,言下之意就是我实力比你们强,你们来帮忙那是累赘。
朱浪完全就无视了他的态度:“例行报备检视的程序还是要走的,龙少请多多体谅。”
你卻愛著一個傻逼 水千丞
对于这种说辞龙焱也不好争辩,大手一挥:“时间紧迫、事不宜迟,那就请两位长官上船,我们边走边说。”
进入连接舱后飞船再度升空,朝着外围的1号星急速飞行。
所谓的非法入侵者是关押在一间训练室的,松擎是侦察船,没有监牢关押舱,只能把人锁在休息舱的训练室。
龙焱率着众人一进来,丁蒙的心就沉了下去,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偌大的训练室共计关押了五个人,其中两个是人类,剩下的是一个钢鬃族人、一个掠噬界的人形仙窍、以及一个蛙族人,这五个人丁蒙全都认识。
第一个人类是一名白发老者,他嘴唇发紫,全身因失血过多而发白肿胀,关节像干柴一样嘎吱作响,这个人居然是高斯的钟瑜,但现在丁蒙看出来,钟瑜已经完全被废了,体内连源能都没有一丝,五个人中他伤得最重。
第二个人类竟然是大象,大象蓬头垢面,也没受多大的伤,但体内被注入了很多本源体,四肢被合金钢箍锁住了,整个人蜷伏在地上动弹不得,但大象一看到北明的形象,眼中立即喷出了怒火。
第三个钢鬃族人居然是战枫,战枫的右手已被齐肩削去,这钢鬃族的皇家守卫擅长刀剑,一旦失去了右手,那基本上也是没什么战斗力了。
第四个掠噬界的人是浑身流脓的血越山,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被抓住的。
而第五个蛙族人正是雷顿身边的那个年轻将领,之前处处针对丁蒙,反被丁蒙教训了。
龙焱已在解释:“这个五个人分别是我在32号星地表和附近星域抓住的,全部身份不明,同时还负隅顽抗,但都是些菜鸟垃圾。”
丁蒙更加惊讶,看来这个龙焱不弱啊,起码能对付钟瑜就很能说明实力了。
朱浪沉声道:“龙少可曾问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么?”
龙焱一声冷哼:“呵,这几个垃圾还是硬茬子,死不开口,倒也有些骨气,弄到1号星去了有这方面的专家来审问他们,到时候没有谁不会开口的。”
他一边说还一边在钟瑜身上踹了一脚,钟瑜倒在地上早就没有意识了。
善男信女
丁蒙暗忖大象还算好,在这群中不算实力最强的,所以没怎么吃苦头,估计是一瞬间就被龙焱给制住了,严格来说大象是个刚体系的战君,面对光速系高手确实吃亏。
丁蒙忽然开口:“我想单独审问一下这几个人!”
“北将军这是什么意思?”龙焱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丁蒙面色不变:“没别的意思,职责所在,例行问询而已,我也有权力和义务这么做。”
他这是在冒险一搏,军方任何行动都需要授权,你再是帝国的将军,没有总部的授权就不能乱来。
龙焱冷笑道:“北将军,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元首新提携的一星将军吧?”
丁蒙眉头一挑:“怎么?龙少有意见?”
面包樹出走了 張小嫻
“不不不!”龙焱赶紧摆手,“呵呵,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我是担心将军在审讯方面不太专业,万一把人审死了呢?”
丁蒙淡淡道:“那就是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审不死!”
龙焱差点没被这话噎死,你这是哪门子回答?
丁蒙挥手道:“放心,我下手有分寸,不至于说耽误了大事!”
龙焱怀疑似的看了他几眼,招呼着手下道:“走!”
婚婚欲醉:惡魔哥哥輕點愛 棉花糖
一群人陆续离开训练室,最后离开时龙焱小声嘀咕了一句,但丁蒙还是听见了:“哼!装模作样!”
此刻训练室还剩下朱浪:“北将军,我们这样私下审问,有点不合规矩!”
丁蒙冷哼道:“那他合规矩了吗?什么时候创宇集团的私人武装也可以在联合舰队的管控范围内随便抓人了?而且还要总部下达指示?集团财团什么时候可以凌驾于军方之上了?”
朱浪道:“龙焱是创宇集团的保镖团成员之一!”
这意思就是龙焱是官新庆的手下,如今这个局面,别看联合舰队在沃垩星系扬武耀威,但实际上各自的舰队都是相应的大财团在背后支持,没有这些财团的支撑,再大的舰队都是空壳子,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固然威风,但说到底还是在烧钱,联合舰队在沃垩星系的扩张,那就是资本的力量在这地方角逐。
但一个保镖就这么嚣张跋扈?那劳资作为冰怡集团的幕后老板岂不是可以只手遮天了?
当然这话丁蒙不可能说出来,他只是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朱浪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软绵绵的倒地了。
《终结者》术法是粗犷了一点,但要封闭你一个战君的意识那就是小儿科。
一看朱浪倒地,地上躺着的几个人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是我!”丁蒙沉声发话,同时放出念力微点,屏蔽了四壁上的监控探头。
这个时候大象感觉到一股纯正的神光能量没入自己体内,所有本源体立即灰飞烟灭,四肢的合金钢箍也自动断裂了。
再一抬头,大象不禁喜出望外:“丁哥!”
另外几人也不同程度得到了丁蒙的救治,一看见丁蒙亮出真身,血越山也是激动得一蹦而起:“丁蒙,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完蛋了,这下可算有救了。”
丁蒙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反被活捉了?不着急,慢慢说给我听!”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