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r7i精彩都市异能 諸天雲盤-第八百一十一章 洪玄機分享-tl9ko

諸天雲盤
小說推薦諸天雲盤
而主时空死去了的她早已转世而去,两者早已不归一者,自然不会互相冲突,彼此的时空也不会覆盖。
他们一行人坐下来寒暄没一会儿,忽闻寺庙外面传来了一阵辽远苍茫的歌声——
初时如孕,云上之巅;春里无声,凝化万千。
从清若浮,从善则流;倾覆万里,大地悠悠。
絕世神偷 南柯太守
去者无意,弃者何惜;我是真仙,漫步长天!
一气三清,波澜潜动。翩兮飞去,至哉苍穹!
……
“这是……”
白子岳所作的《雾中仙》!
梦冰云霍然动容,站了起来望向了寺庙外,却见一道月白的修长身影凌空漫步而来,剑眉星目,后背上一柄长剑斜挂,整个人仿若谪仙般,令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哈哈哈哈……没想到今时今日,还能得见太上道圣女芳颜,当浮一大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呼啦!
一阵淡淡的风声中,却见这位一身月白长衫的男子长笑着站到了寺庙的门前,而梦冰云、洪易几人已然迎了出来。
“当真是你……”
“白子岳,好久不见了!”梦冰云神色平静地行礼道,仿佛没有听到白子岳语气中的调侃之意。
“可惜可叹啊……”白子岳看着身前这位太上道圣女,不无惊叹地说道:“刚刚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复活了……看来这天地间应该是有人到了彼岸,否则断然不可能有如此神通!难道是梦神机?啧啧啧,复活了就复活了,洪玄机搞什么玄机,把你扔在这孤山寺庙中……”
“我在这里与他无关,以后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賽爾號之星河戰役 沐雪瑤汐
梦冰云轻轻地摇头,“到寺庙里说吧,这里风大雪大的,不好说话……”
……
西山上这一处寺庙里,正当洪易他们坐下来说话的时候,下山的那些勋贵弟子们也回到了玉京城的西门。
重生之錦繡庶妃
正当他们正要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时候,忽地,其中一位玄衣青年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道:“梦冰云!我想起来了!刚刚,刚刚那个女子……她是梦冰云!”
“什么?”
其他人微微一愣,一时间没能跟得上他的思绪。
“我能肯定她就是梦冰云啊!我现在,我现在……我现在房间里还收藏着当年吴道子看过她后画的画呢!”这青年扯住了其他好友,满脸激动地说道。
“你小子疯了吧?梦冰云不就是洪易他妈吗?都死多久了……”
“不会错的,刚刚她身上的气息正是太上道,还有她的样子,她的气质……”
“你得癔症了!根本不可能……”其他几人当年还小,对于美人还没什么概念,而这位激动不已的玄衣青年相对比他们长几岁,也比较早熟,十多年前曾经当面见过梦冰云,自此,一眼难忘,还费尽心机地搜集这位天下第一美女的画像。
“绝对是梦冰云!”
玄衣青年十分笃定地说道:“梦冰云的画不止我有,你们家里肯定也有,翻看一下你们就知道了!”
一行人吵吵闹闹地回去,去了一位小公侯的府邸中,果然找到了梦冰云的几幅画,看清楚画中人的模样与气质后——
所有人都呆住了……
好一会儿,他们才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喃喃地说道:“刚刚在西山那个寺庙面前看见的那女子……好像就长这样?!”
“不止如此……这独一无二的气质,也一模一样!难道……”
“可,可是……这怎么可能?人死了怎么可能复生?!更何况她已经死了十多年,只怕连骨头都都化了!”
“不,你错了!当年的梦冰云可是鬼仙巅峰的修为,哪怕武道上的修为逊色很多,但至少也当是练骨髓的大宗师,冰肌玉骨,一身骨骼甚至能留存近千年!”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吧,就是她,就是她!”
那位玄衣青年看着他们的探讨,十分激动地说道。
……
很快,几个月过去了,一个关于太上道圣女梦冰云复生的小道消息也在这大乾王朝的玉京城的暗流中随波而动。
步步搶婚:溺寵豪門萌妻
邪魅王子的淘氣公主 落淚前轉身
大多数人都是听一听,笑一笑,根本不以为意,别说梦冰云已经死了十多年,就是刚被人毒……咳咳咳,就是人现在刚死,也不可能活得过来!
尽管对梦冰云复活重现人世的消息不屑一顾,但对于当年这位天下第一美女之死的陈年旧案,再次被许多好事者翻了出来,这段日子,说什么怪话的都有,但武温侯府中这些时日却平静许多,因为赵主母也听闻了城中关于梦冰云的各种传言,尽管什么都没说,也没发什么脾气,但侯府上下的气氛却变得压抑、沉静了起来。
这一日,洪玄机自朝堂下来,龙行虎步地踏入府门,尽管眉目间依旧满是威严肃穆,但略微飞扬起来的眼角却显出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尽管今日朝堂上的议事并没有涉及到自己,但乾帝所说的那些却在无形中为自己涨了威势,看来再过些日子,我就能晋位太师了!
“夫人呢?”
回到书房,洪玄机换下一身厚重大气的朝服,穿上了一身云白淡雅的居家长衫服,转头问了边上的侍女一句。
一不小心嫁冤家
“夫人在后院!”冠军侯敏锐地觉察到侍女的脸色有些不对,摇头道:“她的心情又不好了?发生什么事了……”
“那……”
这名侍女连忙低垂下姣好的脸颊,眼中满是惶恐,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老爷还是亲自问夫人吧,奴,奴婢不敢说……”
飛鴻印雪 葉臨溪
梦冰云的事情在赵婉儿面前说,也许还能留得性命,若是在武温侯面前提起,那绝对是嫌命太长了。
“唔?”
洪玄机皱了皱眉头,淡淡地看了这侍女一眼,看得她又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尽管自己掌握着这府邸内上下任何人的命运,可这种人揣摩摸透了性格,十分脆弱的反抗却让他心下浮现出淡淡的不爽……
当然了,就这样还不至于让他堂堂冠军侯因此动怒杀人……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