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qor有口皆碑的小說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起點-第3361章 煉獄之殤鑒賞-2xzum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小說推薦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因为叶帆也没来过炼狱火湖,而红龙城的位置,并不是固定的,会随着天体运转不断变化。
这么一来,叶帆也只能到了大概的范围后,不断接近。
可是,沿途遇到这些被屠杀欺凌的恶魔平民,叶帆也不忍心坐视不理。
法眼
莎莉叶从小就很讨厌,这些种族歧视者,不管是恶魔欺辱人类,还是人类奴役恶魔,她都不能接受。
特别是看到,这群人类连幼年的恶魔都不放过,因为丑就直接杀了,更是让莎莉叶怒火中烧。
于是乎,这么一边走一边杀,连续好几次,三人迟迟没到红龙城。
苏轻雪也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岔子”。
“老婆,你别着急啊,从九州转移到炼狱火湖,就消耗不小,再加上连着转移,我也累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炼狱火湖也太大了,四处还长得差不多,都是火焰山,熔岩湖……”“这帮恶魔待在这种苦地方,难怪老想着侵略别的世界了”,叶帆感慨。
苏轻雪道:“要是再这么拖下去,红龙城那边估计都没我们什么事了”。
叶帆笑了笑,“老婆,红龙城那边的争夺,固然重要,但我并不觉得,我们是在浪费时间”。
“我们的根本目的,是为了避免生灵涂炭,那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把太沧打一顿,什么时候都可以,现在不救眼前的恶魔,它们可能就悲惨了”。
“而且,我估计……那边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完,太沧没那么好赢”。
“行行行,你最有道理了,真拿你没办法”,苏轻雪无奈摇头。
莎莉叶这时杀完了一群鸿蒙修士,赶紧飞了回来。
她也顾不得下面那数万恶魔的朝拜感激。
“王,这里已经没事了,我们继续赶路吧”。
叶帆挠挠头,苦笑道:“你们别急啊,我找找位置……”“你还没找到红龙城?”
“我也没来过啊……”叶帆无辜地说,当初带着时蓝雨四处游历,偏偏没来过火湖。
“这里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容易转移到那些熔岩里去……”虽然三人的实力,也不惧怕被掩埋,但叶帆每一次的转移,都是要消耗的,不能白白浪费。
星元大陸 看灰機灰
“欸?”
叶帆眼前一亮,“有意思……”“怎么了?”
“有个地方,温度比较低……”“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总有温差啊”。
叶帆笑道:“我能感觉到愤怒之力,是暴风谷那帮家伙也到了……”“果然,伊拉瑞斯也不放心,炼狱火湖真的被神族占领”。
苏轻雪盘算道:“这三方势力各怀鬼胎,也不知道他们开打了没有”。
總裁大人壞壞愛
“去看看就知道了……”叶帆不多废话,带上二女,直接朝那寒冷位置转移。
他们走后没多久,在下方的数万恶魔之中,有一个不起眼的女性恶魔,默默摘下了棕色斗篷兜帽。
女恶魔露出一头红色长发,金黄的眼眸如同豹子,若有所思地闪烁……另一边,红龙城方向。
冰雪魔女借助伊拉瑞斯的力量,在不断让炼狱火湖降温。
埃塔里德斯从废墟中起身,看到从未见过的寒冷炼狱,目瞪口呆。
“埃塔,大势已去……你尽力了。”
笛梵等一群魔王军残部,来到埃塔里德斯身边。
曾经辉煌的第一王国,曾经睥睨天下的第一魔王军,如今却只剩下几个伤残的战士。
身上的痛苦不说,最难过的,是内心的悲怆和落寞,被抛下的背叛感……“凡凯诺终归是个战败者,靠它来翻盘,本就不现实”。
“它已经回到了地下熔岩河,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出来了”。
“暴风谷的恶魔,是它的克星……”笛梵道:“连它都被重创,我们根本不是对手了……”“不是还有西堤吗?
西堤在哪?
她在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埃塔里德斯口中的西堤,是第一王国十大战略级里,仅有的一名女性恶魔。
“魔王殿下失踪后,西堤也失踪了,她是魔王殿首席女官,殿下的侍女,想必是跟着殿下一起走了……”“该死!第一王国,就这么倒下了吗?”
埃塔里德斯落下两行血泪,满是不甘。
“哼哼,毕竟是撒旦的后裔,还真把第一王国当作自己的了?”
“我告诉你们,恶魔最终只有一位魔帝!”
“撒旦已经出局了,现在来投靠杰洛士殿下,才是正途!”
布内三个脑袋露出谄笑,大声吹捧起了杰洛士。
“不不……本王也只是想尽可能救下一些无辜的恶魔平民”。
“观刚才暴风谷的几位,实力才叫本王叹为观止!”
“伊拉瑞斯兄,你手下的魔将,可比我们无尽大海的这帮小家伙,厉害太多了!”
杰洛士谦虚地自叹不如。
“嘿嘿,也就运气好,我家的孩子擅长对付这种傻大个罢了!”
伊拉瑞斯咧嘴直笑。
蓮花
埃塔里德斯一脸视死如归之色,举剑破口大骂:“一群趁虚而入,鼠目寸光的家伙!”
“若不是我们炼狱火湖,一直防着星河彼岸的人类文明,你们第二、第三王国,早就被我们吞并了!!”
“想我恩师它们三巨头,就你们这群手下,谁是对手?
?”
“杰洛士,你怕不是忘了,当初我恩师兵不血刃,就杀了你三个魔将吧!!”
杰洛士面不改色,但眼神明显阴沉了许多。
“要不是剑神横空出世,阻碍了我们魔王殿下的大计,岂轮得到你们在此叫嚣?”
“你们不用得意,炼狱火湖倒下了,那下一个就轮到你们无尽大海和暴风谷!”
“你们自己去好好体会,那星河彼岸的残暴文明,是怎么奴役你们的吧!!”
一旁的笛梵热泪盈眶,一把拽住埃塔里德斯。
“够了!埃塔!你别说了!!”
王国已经没了希望,笛梵也不希望老战友就这么自己去白白送死。
可是,杰洛士显然已经被激怒了。
病死三个战略级,这份耻辱,一直让他铭记在心。
“太沧兄,伊拉瑞斯兄,我们之间的事情,先放一放……”“这个小子,是布克的弟子,本王有点事要跟他单独算算”。
太沧和伊拉瑞斯都是一副随意的表情。
杰洛士身后,竟然又冒出两条手臂,雷霆般朝着下方埃塔里德斯抓去!那手臂从出现到暴涨,快得根本看不清,瞬间掠过了数千米距离!当两只手到达魔王殿时,已经犹如两座大山压下!虬结的肌肉,更是如同山体上的巨型鹅卵石,筋络如钢铁浇铸!其他恶魔吓得早已经逃窜开去,但埃塔里德斯悍然不惧!它提起黄金长剑,朝着那手掌挥出一道道金色剑意!可是,他的金色剑意,还未接触到那手掌,已经开始扭曲,偏差!“轰隆!!”
两只巨手一合并,将宫殿与埃塔里德斯一起,拍得粉碎!“埃塔!——”笛梵大吼,它已经勉强使用了绝对领域,但伤势未愈,领域被直接拍碎了!天空中,布内龇牙咧嘴,多少也为曾经的同僚,感到一丝不忍。
残余的魔王军们,也都纷纷露出尊重和悲哀之色,摇头叹气。
作为十大魔将,布克的学生,埃塔里德斯战斗到了最后一刻,算是为第一王国尽忠了。
可是,现实就这么残酷,忠臣往往不能善终。
“嗯?”
忽然,杰洛士眉头一皱。
我們的旗幟 揮手的雨季
太沧和阿顿、伊拉瑞斯,也都目光变了变。
杰洛士两只山体般的大手,松了开去……下一瞬间,现场数十万神魔目瞪口呆!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