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ufe人氣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這麼俗》-第十七章 這次,不再放手!閲讀-o993k

我不可能這麼俗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這麼俗
一夜缠绵,醒来已是天亮。
李政赫睁开眼,看着蜷缩在怀中的朴智妍,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朴智妍的问题解决了,李政赫也算是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工作重心,就是短片拍摄的事情。
但让李政赫没有想到的是,他正在厨房准备早餐,平时经常连面都见不到的会员忽然从外面飞了进来。
“宿主,有个大消息要告诉你,想不想知道?”
李政赫无语:“你人都已经来了,我就是不想知道,难道你还会憋着不说?”
会员笑道:“你要是真不想听,那我离开得了,反正这件事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李政赫翻个白眼,懒得废话,直接问道:“什么事,干脆点,别婆婆妈妈的。”
会员道:“宿主,我见到崔雪莉了。”
“呃?”
李政赫愣了下:“雪莉回来了?”
会员道:“不仅回来了,还去你之前的公寓找过你,见你不在,现在正在一家酒店下榻,也没回家。我也是刚才习惯性飞回去看看,突然看到她,跟了她一路,这不一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立马就过来通知你了嘛。宿主,单凭我这个消息,值不值得给一张延时卡?我这附身时间可马上就要到了。”
李政赫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给了会员一张三倍延时卡,然后道:“你先帮我盯一下,我这边处理完事情,立刻过去。”
李政赫不知道崔雪莉为什么回来,回来的原因又是不是因为他,但自从上次见过崔雪莉后,得知崔雪莉依然把他放在心里,李政赫就决定一切随缘,让时间来给出答案。
呆王溺愛萌妃不乖
太初戰神 溫酒煮花生
现在……
答案似乎,要揭晓了。
如果崔雪莉真的只是为了他而回来,那么这次李政赫绝对不会再次放手。
时光如水,岁月易逝,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了,一转眼间可能就错过了今春,不在花儿正盛开时珍惜爱护,难道还要等到花落叶凋后才黯然神伤吗?
…………
做好早餐,叫朴智妍起床,等吃完早餐后,李政赫找了个理由,就先送朴智妍离开。
都市異能王 小樓聽雨
朴智妍也没法不离开。
最近这段时间她搬回了家住,昨晚一声不吭地偷偷出来,早上父母叫她起来吃饭,结果推开门房间里却没有人,电话立刻就打了过来,朴智妍推说是出来办事,但事办完了总要回去,不可能一直待在李政赫这。
等朴智妍离开后,李政赫收拾一下,略微装扮,转换形象后,立刻前去了崔雪莉下榻的酒店。
来到酒店,跟会员沟通后,得知崔雪莉一直没有离开,李政赫深吸口气,走到了崔雪莉临时居住的客房门前。
山窩裏的科技強國 康一沐
敲了敲门,大概过了十秒钟时间,房门被从内拉开。
屍 月羽伊
李政赫此刻已经转换回形象,见到李政赫,崔雪莉双眼一下瞪大,嘴巴微张,呆滞了半天,才结巴道:“o,oppa,你,你怎么,找来的?”
李政赫笑笑:“不先让我进去?”
快穿女配:男主求別撩 吾家柒柒
崔雪莉忙道:“oppa请进。”说着慌乱错开身体,给李政赫让出道路。
进入房内,李政赫转过身,看向崔雪莉:“你这次回来,还准备走吗?”他问得很直接,也不想再委婉。
昨天朴孝敏那一席话在李政赫心底并非没有留下痕迹,女人想要的是珍惜、是尊重、是相信,并不仅仅只是宠爱。这不禁让他又想起了在纽约时崔雪莉对他说过的话。他以前只是把崔雪莉当成了一个心智不成熟没有长大的孩子,他本以为只要宽忍和宠爱崔雪莉就够了,但却不知这无形中就给崔雪莉造成了伤害。
崔雪莉觉得他们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座大山,他在山顶,她在山脚,他眼里的她永远是那么渺小,只有她努力,爬上山顶,才会有跟他平等对话的那天。
这让李政赫不禁开始反省,也有些醒悟。
关爱一个人不仅仅只是当好一名舔狗,更要学会珍惜、尊重和相信。
现在,他站在崔雪莉面前,就是不想再错过这个女孩。人生,又能有多少人能把你放在心里,又能有多少人能一直为你等待,为你,再次的回头?
李政赫话问出后,崔雪莉怔住,她紧抿着嘴唇,看着李政赫,半响后,才颤声道:“oppa,希望我……留下吗?”
李政赫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表示。
他一探手把崔雪莉搂进怀里,枕着崔雪莉的头顶,柔声道:“这就是我过来的原因。”
崔雪莉瞬时间泪流满面。
她哑着声音,紧紧搂住李政赫,泣不成声道:“oppa,我想你,一直、一直很想你。”
綜看你不順眼 慕容紅苓
李政赫低低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不知何时,房内的气氛开始升温,崔雪莉踮起脚尖,双手圈住李政赫的脖颈,吻向了李政赫,李政赫这次没有拒绝,热烈回应,时间悄然而过,随着一声略带疼痛的低吟,房内的热度更高涨了几分。
一切风平浪静后,崔雪莉枕在李政赫胸口,才又想起一开始的疑问。
她微微仰头,看向李政赫问道:“oppa,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的?又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
花心總裁遇強夫 婕妤貓貓
李政赫笑道:“你还记得我养得那只宠物八哥吗?”
崔雪莉点点头,李政赫道:“我最近刚刚搬家,搬去了城北洞那里……”
崔雪莉道:“怪不得我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呢,我还以为oppa有行程出去了。”
李政赫笑笑,又接着道:“我那只八哥无意间看到你过去了,就飞回来提醒我,带我找来了这里。”
崔雪莉闻言点点头,算是解开了疑惑。
至于李政赫的八哥为什么会这么有灵性,还能帮李政赫找到她,崔雪莉倒是没怎么觉得奇怪。她以前就接触过那只八哥,见识过了小八的聪明,见怪不怪,也就没什么惊异的了。
李政赫这时又问道:“雪莉,你不是在纽约学习表演嘛,怎么突然回来了?”
话刚问出,崔雪莉又瞪大了眼睛:“oppa你怎么知道我在纽约?还知道我在学习表演?”
李政赫一瞬间愣住,他这时才醒悟过来他已经不是‘方程’,‘方程’跟崔雪莉见过,李政赫却是不知道的,但还没等他想好借口遮掩过去,崔雪莉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眼中的柔情似乎要滴出水来,声音中满满的都是甜蜜。
“oppa,我就知道你会一直挂念我的,你一定是在一直关注我对不对?”
这话问得李政赫……
汗颜!
但好在没给他多余尴尬的时间,下一刻,崔雪莉又热情如火地缠了上来。
房内的温度又再次升高。
一室皆春,雏鸟初啼,正向往着向更高处飞翔。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