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外之子讀書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为了方便起见,不能特意换了套兵将的服饰,若记得不错,穿过东边的小宫门,再折向北,不出百米便是临华殿的宫门。
虽然他尚不确定林云墨是否藏在临华殿,但他想着碰碰运气,倘若林云墨真的身受重伤,也不可能跑太远的。
临华殿宫门前凛然站了十几个兵将,戒备森严,若要由正门进入,还真不是易事,看来只能想别的法子进去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外之子看書
他在宫门与城墙的幽暗处,冥思苦想,忽然由西往东的甬道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依稀听到有人催促道:“刘太医,快,快些,皇上吐了好多血!”
脚步声越发近了,“皇上?太医?”听声音这么匆忙,便知道这太医十分急切,他抬眸看了看藏身的小宫门,灵机一动,又耐着性子等着片刻。
那脚步声顷刻间就到了宫门下了,不能猛的跑了出来,与太医结结实实撞了个满怀,他所背的药箱被撞翻了,哗啦啦,药箱里的各种瓶瓶罐罐,问诊器械撒了一地。
“啊,抱歉,没看到!”不能低声说道,俯下身便替太医捡那些散乱各处的东西。
“瞎了你的狗眼!”太医身旁的小太监尖声嘶吼起来,龇牙咧嘴的便要冲上来。
太医猛的拉住了他,喝道:“还有心思打人呢,公公先去临华殿,老夫收拾完马上就过去。”
那太监也知道事情紧急,恶狠狠的瞪了不能一眼,转身疾步向临华殿奔去。
“莫非,你想……进临华殿?”那太医眉头紧皱,看着地上忙着捡东西的不能,刚才他突然由宫门里跳出来,分明就是早就掩藏好了的。
不能抬眸看向那个太医,他中等身材,相貌平庸,年岁约摸四十岁上下,浓长的眉毛下有双睿智的眼睛,倒不似奸诈邪恶之像。
“不错!”不能也没隐瞒,坦率的点头。
太医嗯了一声,将不能上下打量了几眼,“收拾完了,随我进临华殿!”
不能心中疑惑重重,只是,时间紧迫,他来不及细问什么,能进去便好,便极其自然的将收拾好的药箱背在身上,低声道“太医可以走了!”
不能跟着太医顺利的进到临华殿,正殿外丫鬟,太监忙乱成一团,一个个面色凝重,殿内隐隐传来微弱的抽泣声,盛武帝怕是已到了弥留之际。
“不必跟着我了!”太医接过药箱,漫不经心的提醒:“你可以到后殿转转!”
不能心中一震,太医话里有话,难道宁王真的藏身临华殿?见太医转身欲离开,他扫了眼左右,确认无人才低声问:“为何帮我?”
那太医停住脚步,神色自若:“我只是在帮我自己!”说罢,他不再停留,迈上台阶进了正殿。
不能没有片刻耽误,沿着一侧的小径,急匆匆走向后殿。
伤药已用尽,林云墨的伤口又复发,自清晨起,便有些发热,千山暮心急若焚,皇后倒是没有再耍什么诡计,因为她已是自顾不暇,盛武帝昏迷不醒,想来大限将至。
相比前殿的忙乱喧闹,后殿则有些凄冷岑寂,高耸的树木,郁郁葱葱间倒显得有些阴森,院中角落里,翘起的石板缝隙生出了些茂盛的杂草,有褐色的小虫窸窣爬进爬出。
宁王真的在此吗?不能心底泛起了嘀咕,不过既然好不容易进来了,还是仔细搜寻一下方才安心。
好看的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外之子推薦
又不可出声呼喊,他只能推开窗棂悄悄窥探,一间间找下来均无所获,最后仅剩了那间破旧的角房了,他郁闷渐生。
蓦地,那间角房的木门被慢慢推开,黄页探出头来,冲着不能低低的喊道:“在这里!”
精华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討論-第一百六十九章 意外之子鑒賞
不能见竟是黄页,惊喜之余不忘警惕的扫向四周的动静。
“王爷,王妃!”不能一步迈进角房,俯身施礼,喜极而泣,暗沉沉的屋内,林云墨正斜靠在床榻上闭目养神。
“不能!”千山暮欣喜万分,走上前扶起了他:“王爷说你一定会寻来,果然……”
不能脸色一黯,有些歉疚:“王爷的伤如何?”他边说边由怀中掏出段知君让他带进来的那包伤药“段将军猜测王爷受了伤,唯恐王爷缺医少药,便让属下悄悄带进来。”
见到伤药,千山暮眼睛一亮,接过了那包药,这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王爷这几日都是藏身在此?”不能看了看屋内简陋的陈设,心里颇不是滋味:“委屈王爷了!”
林云墨毫不在意的笑道:“这不算什么,若不是黄将军舍命相救,恐怕此刻本王已身陷牢狱了!”
立于一侧的黄页,赧然的搔搔头:“末将,末将做的不值一提!”
“你是如何进宫的?宫外情形又如何?”林云墨淡然问道。
不能便将如何进宫,又如何进的临华殿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黄页捏了捏口袋中的那张没用上的地图,笑道:“王爷与不将军都想到了运送鲜菜的马车,只不过,不将军行动的快些,最后得益于刘太医的襄助!”
千山暮见不能对太医一事依然有些不解,便解释道:“那太医名叫刘凌,太医院的副院判,曾是端王的至交好友,他日日来给皇上问诊,皇上便悄悄暗示他来后殿给王爷诊治,临华殿的宫门有众多守卫,王爷便将你的形貌描述给了刘太医,本打算不时之需,却不想真的派上了用场!”
“还是王爷高瞻远瞩!”不能这才顿悟,沉声说道。
沉了片刻,他又关切的问道:“王爷的伤可要紧?属下已让段将军集结林家军,上官将军与城外白将军汇合待命!”
“你做的甚好!”林云墨眼眸里闪过一抹赞赏之色,“本王的伤已不碍事,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如今迫在眉睫之事便是将王爷,王妃安稳送出去,待周将军大军一到,咱们便可一举杀进宫中!”不能眼睛烁烁放光。
林云墨嘴角扬起傲然:“谁说本王要出宫?只需将暮儿送出去即可!”
“我才不要独自一人出宫!”千山暮沉了脸,不满的斥道:“要出一起出,要留一起留!我……”
千山暮话尚未说完,便被腹中瞬间乍起的绞痛打断了,疼痛来的如此突然,像是有什么尖锐之物在腹中乱刺,她弯下腰,连大气都不敢喘,几乎快要崩溃:“好……疼……”
“暮儿!”林云墨吓坏了,忘记了自身的伤,翻身下了床榻,“是腹痛吗?怎么会突然腹痛?”他紧紧抱着她颤声问着,不由得想起了梅花谷她病发的那日。
“王爷,这会儿刘太医应该还在前殿,属下去请他来,给王妃诊治!”不能焦急万分。
“你自己小心些!”林云墨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可是依旧压不住心头的不安惶恐。
不能很快便回来了,身后跟着急火火的刘太医。
千山暮冷汗岑岑而下,此刻昏昏沉沉倚靠在林云墨怀中,刘太医便蹲下了身子将手探向千山暮右手手腕间。
把着脉,他似乎是愣了一下,脸色有些古怪,片刻间他又换了千山暮的左手,眉头逐渐紧锁,嘴角抿了起来。
“如何?到底如何?”林云墨紧紧盯着刘太医渐变的脸色,焦灼的连声询问。
“王妃她,有身孕了!”刘太医脸色变得很难看:“只是,不容乐观!”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