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仙宮 起點-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觀山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而这次,传来的信息里面,被加上了叶天在海域星上的所作所为,其中也包括了叶天之前随口所说的名字林木。
“星空之大,同名之人无数,难道此追杀令一出,所有名字叫做叶天和林木的人都需要将自己的名字改掉?”叶天说道。
他说出已经用过的化名,就是为了试探自己的消息有没有被传到这星辰之上。
结果现在随处一座宗门中普通修士,便知道此事,很明显紫境联盟的金级追杀令不光已经传到了这里,而且还极有深度。
“林木道友说得有些道理。”这安沛点了点头,见叶天理直气壮的样子,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太过谨慎,草木皆兵了。
“不过,那毕竟是金级追杀令,若是因为一个名字遭到了无妄之灾,却是不值。”叶天话锋一转,若有所思的说道:“毕竟那可是庞大的紫境联盟。”
想到自己自称是来自于北海的修士,叶天便这安沛称呼自己为北海。
当然,这是表面上的意思,实际上则是源自于叶天在那渡仙门中,有一次所听到的传说。
“在那北海之中,有一名为鲲的大鱼,有一日扶摇起于九天之上,化为遮天蔽日的大鹏……”
在叶天看来,自己隐匿真名,便是蛰伏于海中,随时等待真正飞起……
“北海道友,此山名为镇邪山,突起于地表的高度达到了十万八千里,长更是不计其数,万年之前,有一紫境使者降临此星,惊呼此乃星空中第一山峰,并将这座星辰,称为山尊星。”这时,安沛开始为叶天说起了这座山。
“传说在无数年前,此地其实是一片海洋,其中污邪作祟,妖兽横行,常常肆虐侵扰海边之地,民不聊生。”
“后来从天而降一座巍巍然之大山,将其中一切妖邪尽数镇压,这才得到了安宁。”
“此山,也便是因此而得名。”安沛仰望着前方遮天蔽日的山体,缓缓说道。
“从天而降?”叶天微微皱眉。
他在进入这颗山尊星之前,第一眼就看到了这座大的夸张地山峰,那位万年前的紫境使者称呼其为星空中第一山峰也并不是无的放矢。
只是虽然这颗山尊星本身也是大的恐怖,但这么大的山峰,如果是凭空从天而降,当时两者相撞的威能,将完全不亚于两颗巨大的星辰迎头碰撞在一起。
到时候别说这山尊星和这座山峰必然毁灭,就连周围一定范围之内的几颗星辰,都会遭受到波及。
因此叶天才会觉得不对劲。
“据说镇邪山最初降落的时候没有那么大,”安沛解释道:“它在无数年漫长的岁月之中,一步一步长高到这个程度的。”
“曾经被镇压在下面的那无数污邪妖兽从此彻底消失了?”叶天问道。
“是的,再也没有出现过。”安沛点点头。
“这山峰如此巨大,难道有没有宗派设立于这座山中?”叶天继续问道。
一般修行宗门皆是位于名山大川之中,原因诸多便不一一介绍,而这座镇邪山单纯就以高度和体量,能将宗门设立在此处并长久的,恐怕也只有在这山尊星上数一数二的宗门了。
但是叶天神识早就已经探查过,这山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生命迹象,除了繁盛的植物。
“这座山灵气充裕,曾经也有无数宗门进入其中修建山门,以此开宗立派,只是都销声匿迹了。”
“后来人们传说此山为山尊星镇压妖邪,若是有人敢其身躯之上开宗立派,便是对这镇邪山的大不敬,必然会遭到严重的惩罚。”
“慢慢的,也就没有任何宗门敢设立在其中了。”
“不过在山峰的周围,却是遍布着无数繁盛的宗门,我一目宗便是如此。”
“在此处向南去数万里之外的山麓南端,便是山尊星上最强大的宗门,幻世宗,其宗门老祖公输道人,修为达到了天仙中期。”安沛说道。
叶天转头凝望着前方因为太过庞大站在山脚根本看不到边际和全貌,仿佛黑色天幕一样的巨大山脉,嘴角微翘。
听到这里,叶天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之前神龟就说过它在这座山峰上感应到了一些微弱的仙王气息,现在又听到这安沛的讲述,叶天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无比强烈的观点。
这座被称为镇邪的山峰,应该就是仙王的左臂!
叶天曾经听那玄仙道人所说,仙王帝轩曾经化为星空中一顶天立地的巨人,而后燃烧了生命和修为让仙界破碎,他的身体也是随之四分五裂。
那只右臂很可能就是来到了这颗星辰,化为了山峰。
而仙王帝轩曾经毕竟是站在星空最巅峰的强者,其身体虽死,但却无法寂灭,那被镇压在下方彻底消失的污邪和妖兽,恐怕是被仙王的左臂当成了养料尽数吞噬而去。
也是因此,才让它所化成的山峰越来越大。
而且远远看去,这座山峰,除了一些零碎的边角之外,其主体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整体,也算是侧面印证了叶天的猜测。
叶天上前几步,对着一面刀削斧劈一样的垂直岩壁砸了一拳。
岩壁纹丝不动,只有附近岩缝之间生长着的几颗野草在随风而摆,似乎是在嘲笑攻击这岩壁之人的不自量力。
“曾经有位天仙初期的强者曾攻击过这座山峰,然而全力一拳,依然是连一块碎石都没能打下来。”后面的安沛跟了上来,说道。
叶天点点头,心中却是在思索着接下来的应该如何做,才能取走那仙王左臂。
难道要将这整座山脉都是搬走?
叶天若是全力施为,当然有这个能力。
但这山尊星上也有天仙中期的强者,若是正面迎战,叶天肯定不惧。但他们面对叶天,自保能力肯定有的。
叶天若是全力施为,到时候必然惊动这山尊星上的强者,到时候对方若察觉到什么,再拖延引来紫境联盟的顶尖强者乃至于八方长老,那这仙王左臂肯定是无法拿走了。
叶天千里迢迢赶来此地,冒着被紫境联盟发现踪迹的危险来寻找仙王残骸,若是最终打草惊蛇,不光是暴露了行踪,仙王残骸也没有得到,就有些难以接受了。
因此叶天知道自己并不能着急,贸然出手,而是必须再多加探查,等到将一切确定,有了极大的把握之后,再一击出手将仙王残骸拿到之后,在紫荆联盟的强者赶来之前远遁而走。
接下来,与这安沛又闲聊了半饷之后,叶天便借故要离开此地,与安沛告辞。
看着叶天纵身沿着镇邪山远远飞去的身影,安沛和叶天道别时候保持着的和煦笑意渐渐变得冰凉。
“此人从北海之滨远道而来,人生地不熟,随意出手都是极品灵石。”
“如此大方,想必其身上必然还有更多。”
其实在刚才和叶天同行之间,安沛的心里就已经产生了杀人抢物的心思。
毕竟叶天暴露出来的修为也就是元婴初期,而他已经是元婴后期,比叶天要高了两阶,自忖对上叶天,还是很有自信的。
因此在和叶天告辞之后,安沛远远观望了片刻,在感觉与叶天拉开了距离,这才隐匿了气息,悄悄的跟了上来。
安沛的那一点小小心思和动静又怎么能瞒得过叶天。
只是对于大象来说,身后有没有跟着蚂蚁,是不会在意的。
因此叶天只是淡淡一笑,便没有再理会后面的安沛,而是在沿着这镇邪山飞行了半饷之后,才找到了一处通往山中的山谷,而后闪身进入。
后面的安沛顿时身形一停。
镇邪山可入不可出,这已经是整个山尊星上都知道的事情,看见叶天竟悍然进了山,安沛顿时有些犹豫。
“之前明明已经告诉过此人进入镇邪山就会受到惩罚,无法走出,没想到此人竟然如此偏执!”安沛的脸上有些恼火。
“也是,若不是如此,这林木又为何能做出跨越了数万里的距离,从北海之滨赶来这镇邪山下呢?”
“此人或许并不会深入,也罢,毕竟此人身上的极品灵石数量必然不少,不然不会如此大方。”
“为了这些极品灵石,冒一些险也是值得!”
迟疑了片刻,安沛还是说服了心中对镇邪山中传说的恐惧,一咬牙,闪身跟着叶天的踪迹,也是飞进了这镇邪山中。
这座山峰何其之大,进入的山谷可能只不过是其山脚下一座非常不起眼的小小沟壑,但是叶天往里飞了一个多时辰,竟然还在这山谷之中,周围景象也没有什么变化,就是郁郁葱葱的树木。
偶然回首看去,却是已经仿佛被山谷两侧的山峰完全包裹,看不到那入口了,倒是让每一次把后面跟着的安沛吓一跳。
这镇邪山里,没有丝毫的动物,甚至连飞鸟爬虫都没有,因此显得无比寂静肃穆。
但或许是这山谷巨大狭长的关系,其中的风却特别大。而且这风是从里向外吹,并随着越深入,而越来越大。
“不行了,就是此地罢!”安沛跟了一个多时辰,见叶天还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心里一直对镇邪山那恐怖传说的惧怕,让他决定要对叶天下手了。
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把柳叶状的道剑,运转体内修为,骤然向着叶天冲去。
“北海道友,留步!”同时,安沛还在嘴里喊着。
安沛本以为叶天就算不被吓一跳,也必然会意外于自己的出现,结果没有想到叶天听到了自己的喊声,只是慢条斯理的转过身来,表情淡然,嘴角微翘,那分明是戴着一丝笑意。
难道他知道我在跟随,之前的一切,都是装出?
安沛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但安沛转念就想到叶天不过元婴修为,而他已经是元婴后期。
在绝对的差距之下,就算他已经知道我在跟随又如何?
想到这里,安沛心一横,体内修为运转,灵气喷涌之间,柳叶道剑之上光华流转,骤然脱手而出,化为一道淡绿色的匹练长虹,径直向叶天刺去!
柳叶道剑在向前飞行之间,自身快速旋转,只见一片片和剑身一样大小的绿色柳叶,翻飞而出,抛洒在空中,仿佛要将叶天眼前的天空尽数遮挡起来。
而且这些树叶看起来无比的凝实,表面光滑,清晰的反射着幽幽的光芒,远远看去,每一片树叶都是似玉非玉,似铁非铁,有着极为凌厉的锋刃,仿佛是无数片长梭状的夺命利刃。
在这万籁俱静,没有丝毫动物生命动静的镇邪山之中动手,安沛的心里总是感觉毛毛的,所以他一出手就是全力,就是自己最强大的法术,想着速战速决,杀死叶天抢到储物袋之后,就快点离开,退出这镇邪山。
看着漫天夺命的凌厉树叶利刃飞来,叶天却是动都没有动。
周围那些树叶在气势汹汹的飞到叶天身前一丈范围内的刹那,竟是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仿佛一夜从温暖如春变成了秋风萧瑟,只能从枝头无力的飘散。
看着叶天身周无数失去了威能的树叶凄零的飘落,安沛目光一紧。
但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些树叶只是辅助,我之道剑,才是此术的核心!”安沛冷哼一声。
双手捏着印决,柳叶道剑骤然从无数飘摇在叶天身周的树叶之中探出来,闪电般向叶天刺至。
叶天目光平静如水,那柳叶道剑在叶天一丈距离,骤然凝滞,悬浮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噗!”安沛身形如遭雷击,脸色苍白,口喷鲜血。
他呼吸急促,惊骇的看着叶天,脸色大变,浑身上下已经尽数都被恐惧笼罩。
他还是根本看不出来叶天做了些什么,但之前刺向叶天的本命道剑瞬间被以一种他完全无法理解的手段剥夺了控制,身体也在同一刻受到了重创。
此时,安沛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恐怖存在!
对方的境界一定不是元婴,最起码,也在问道之上!
他们一目宗,最强者也就是问道修为的老祖,然而,那老祖也是已经垂暮,只能整日在地下潜藏闭关,艰难的延续着寿命,不愿意死去。
结果今天眼前之人随手便能拿出极品灵石,让他贪念骤起,没想到一出手之间,才发现这陌生的青年也是那高高在上的顶级强者。
他立刻想要开口求饶,却发现自己只是徒劳惊慌的长大了嘴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想要逃跑,身体却好像是凝固在了岩石里面,动弹不了丝毫。
他想要运转修为反抗,但是体内的灵气却仿佛从身边奔腾而过的河流,眼睁睁的看着却触摸不到,根本就无法调动丝毫。
也就只剩下一双眼睛,还能流露表达出一些情绪。
叶天哪里有兴趣去理会此人的什么情绪,心念动之间,就想要将其抹杀掉。
但突然好像传出了“蹦”的一声,叶天发现自己和那安沛的联系断了!
一个元婴期的家伙,怎么可能主动挣脱叶天的控制。
叶天皱眉看去,却发现挣脱了自己联系的并不是安沛,此时的后者,依然一动不动,无法发出声音,而是面露惊恐的向着下方的山谷树林掉落了下去。
好像是一把无形的大手,强行从叶天的手里将那安沛和抢夺而去。
叶天神识瞬间扫过,却完全查探不到那无形的大手到底来自何处。
叶天心生疑惑,便追着急速下坠的安沛飞了下去。
片刻间,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山谷之中高高的密林里。
大地上之上扑面了腐朽干枯的树叶,以及黑色的土壤,还有交错缠绕生长的藤蔓,花草,树根。
安沛刚刚接触到了地面上的绿草,就从里面探出了两根藤蔓,‘啪’的一声将安沛死死的缠住,紧接着便向草丛之中拖去!
叶天手一挥,一阵狂风吹过,那些树林和花草顿时被强行分开,让人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安沛的身影被两根藤蔓紧紧的拉着,快速的在林间地上拖行。
叶天向前一扫,前方那藤蔓的终点,赫然是一个山洞。
这镇邪山极有可能就是仙王的左臂,叶天本来就有心探寻这镇邪山的奥秘,从而想要可以将仙王左臂直接收走的办法。
因此这时候看见这奇怪情况,便身形闪烁之间,跟随着被拖走的安沛之后,进入了这山洞之中。
山洞的入口大约三四丈方圆,在入口处向里看去,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叶天轻轻抬手,一个拳头大小的珠子从储物袋之中飞出,散发出耀眼的明亮光芒,将百丈范围内的山洞照的清清楚楚。
周围都是漆黑潮湿的岩石,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远处目力所极的地方,亦是如此。
叶天则是跟着还在被往深处拖着的安沛后面,一块深入了山洞之中。
这藤蔓竟然不知道到底有多么长,叶天跟着其一直深入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慢了下来。
这时,叶天看到前方的山洞范围骤然变大,眼前变得空旷了起来。
远远看去,大约是一个数百丈方圆的巨大空间。
而在这巨大空间的底部,则是密密麻麻的铺着一层人大腿粗细的藤蔓,一眼望去,有成千上万根。
那拉扯着安沛的便是其中的一根。
安沛一被拖入空间石洞之中,那些本来安安静静一动不动的无数藤蔓,就顿时暴动了起来,仿佛许久没有进食的饿狼,轰然扑了上去。
叶天则是清楚的看到,那藤蔓本来通体褐色,表面似乎是一层厚厚的鳞片状角质。
在一接近安沛的刹那,那些鳞片的角质便是一片片翻了起来,露出了下面一张张嘴巴,那些嘴巴里面排列着细密的尖牙,大张着发出无数声凄厉的惨叫。
在一根藤蔓上就布满着成千上万跟这样的嘴巴,而这里的藤蔓数量,又是多不可测。
远远看去,仿佛是一片恐怖嘴巴的海洋,疯狂的争抢吞噬着安沛。
和这些疯狂的藤蔓比起来,掉进去的安沛就像是一个落入虎口的肉丝一样,顷刻间便被分食殆尽!
就连那些沾着猩红血丝的白骨,这些藤蔓都是没有拉下,亦是硬生生的将其搅碎了吃下!
一时间,下面尽是沙沙沙的咀嚼骨头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叶天倒是对着漠不关心,他现在好奇的是,这藤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难道这镇邪山里,进入其中的修士们,都是被这些藤蔓所吞噬?
但如果是这样,在这山尊星上不乏天仙境的顶尖强者,如果真的是因为这样,那这些藤蔓肯定早就已经被天仙境的强者出手尽数毁灭掉了。
正在叶天心中产生这些疑问的时候,下方的那些藤蔓,又是悍然腾空而起,仿佛无数条疯狂凶残的毒蛇,向着叶天撕咬而来!
叶天连眼睛都没抬,抬手在身前轻轻的一挥而过。
“蓬!”
滚滚火焰骤然在山洞之间膨胀开来,向着下方扑来的藤蔓淹没了过去。
凤凰之火用来对付这些藤蔓简直再好不过,一经点燃,便没有任何熄灭的办法,而且这些燃着大火的藤蔓在肆意的挣扎之中,又将身上的火焰沾染到了其他的上面,由此反复,让火焰快速的在这山洞之中蔓延开来!
一时间,熊熊大火几乎将整个百丈方圆大小的空间之内尽数填满,在加上那些藤蔓本来就凄厉的声音发出无数痛苦的惨叫,交织在一起,让这里仿佛变成了火焰地狱。
大火燃烧了一刻钟的时间之后就渐渐的熄灭了。
此时再看去,周围本来潮湿的岩壁,已经被烧的一片漆黑干燥。
下方那些所有的藤蔓都已经被烧成了飞灰,只剩下了在中心的位置处,一个大约数尺粗的圆形洞口,里面一片漆黑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叶天抬手一指,仙气凝成了丈许粗的虚幻巨指,重重的点在了那圆形的岩石洞口上。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