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臥牛真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怪獸的誕生鑒賞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智慧树上浮现的少女面孔依旧淡淡笑着。
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悲哀和嘲讽。
“首领变了。”
智慧树幽幽道,“他渐渐将自己的战斗岗位从第一线不断往后挪,挪到了居高临下,统揽全局的地方,再也不像过去那样身先士卒,视死如归。
“首领还偷偷截留下了大量怪兽血肉、灵化神经以及高阶晶石,供自己修炼所用。
“想要快速觉醒并强化超凡力量,除了怪兽血肉和晶石矿脉之外,还需要消耗天文数字的能量,也就是要比常人更多十倍、百倍的进食、
“为了不被别的镇民发现异样,首领并没有公开霸占太多的怪兽血肉,却是打起了封存在仓库深处的压缩饼干和罐头的主意——要知道,这些战略物资,是桃源镇的底牌,原本是用来在最糟糕的局面下,供全体镇民度过难关才能动用的,就连昔日那些自私自利的强者们,都没将他们挥霍一空,却渐渐被首领啃噬殆尽,只留下最外面几层,虚有其表的空壳子。
“首领的力量越来越强。
“但他却越来越吝啬于用自己强大的力量为桃源镇做贡献,力量本身仿佛就变成了目的,刺激他的野心和贪欲呈几何级数提升。
“为了获取更多修炼资源,首领不惜欺骗镇民们朝晶石矿脉最丰富,也是怪兽巢穴最密集的地方进军。
“打出的旗号当然很好听——‘为了人类文明的荣耀’啊,‘为了桃源镇的新生’啊,‘在异域重建新地球’啊,‘将一切有可能威胁桃源镇的隐患,都扼杀在襁褓中’啊……
“但是,当一无所知的镇民们,真的和怪兽浴血奋战,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才攻占这些怪兽巢穴之后,最大份、最珍贵的怪兽材料,却总是落到了首领的手里,那些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战士们,只能期待着首领的指缝中,能漏下来一些残羹冷炙。
“对于这样的分配模式,首领也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丛林深处的怪兽实在太厉害了,光凭普通战士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不是对手,所以,首领必须不断强大,成为桃源镇的巅峰战力,才能对抗强大的怪兽,捍卫脆弱的文明。
“哈哈,这话叫我听了,真是要笑破肚皮。
“没人比我更清楚,当首领装模作样地来到丛林深处,‘对抗强大的怪兽’时,他的主要目的就是寻找晶石矿脉和太古遗迹,却根本不敢和稍微强大一些的怪兽,进行任何血战、苦战,最多虚张声势两下子,焚烧一片丛林,炸毁几座山峰,杀死几头面目狰狞、貌似强大、实则都是拟态的普通怪兽,就算‘经过艰苦卓绝的战斗,为桃源镇消除了最大的威胁’。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甚至,为了获得一片隐藏在山峰下面的晶石矿脉,丧心病狂的首领,还不惜冒着虎怒川改道、泛滥的风险,引爆了大量晶石炸弹。
“那场爆炸连带之后的山洪暴发,造成了近千人的伤亡和牺牲,却也令首领获得了提升境界的关键资源,战斗力更上一层楼,成为普通人类极难以数量战胜的恐怖存在。
“终于有人看出端倪,发现首领的犯罪证据。
“首领又以一连串电光石火、奸诈狡猾的操作,将脏水统统泼到别人,甚至就是发现证据的人身上。
“在首领的含泪指控下,一个个替罪羊甚至发现证据的人,都被愤怒的镇民们套上橡胶轮胎,按照传统处死了。
“首领却变得越来越光明、正义、强大,渐渐成为了桃源镇的守护神。
“没人知道首领的底细,除了从头到尾在旁边观摩学习的我。
“首领的一连串华丽操作,真是看得我目瞪口呆。
“如果说,第一批统治桃源镇的强者们,就像自私而残忍的凶暴鼠,毫不掩饰自己的贪得无厌,那么,身为第二代统治者的首领,却是将欺诈的艺术发挥到了极限。
“怪兽之间也有欺诈。
“灵化植物设置陷阱捕捉虫豸类怪兽;虫豸类怪兽长出斑斓的翅膀,模仿强大怪兽的花纹;爬行类怪兽用尾巴上的发声器官来吸引猎物——过去,我还觉得这些欺诈挺有趣的,比简单粗暴的扑击和猎杀要有意识得多。
“但这种拙劣到近乎天真的欺诈,和人类的谎言比起来,却是多么低级,多么不值一提啊!
“我忽然意识到,原来人类不止‘行军蚁’和‘凶暴鼠’两种形态。
“还有第三种形态,那就是‘伪装成行军蚁,并要求别人统统都成为行军蚁的凶暴鼠’!
“搞不好,第三种形态,才是人类文明的首领,应该拥有的样子。
“咱们这位桃源镇首领的统治,果然比以前那些简单粗暴的强者要稳固得多。
“他吸取了第一代强者的教训,尽管心狠手辣和自私自利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却将各种大义凛然的豪言壮语,说得比谁都动听和响亮。
“他虽然将桃源镇的战略物资统统消耗一空,却想出各种巧妙的办法,拆东墙补西墙地掩饰,哪怕有朝一日,这套把戏玩不下去了,但那时候,他已经膨胀成谁都奈何不了的存在,哪怕镇民们知道真相,又能如何,不过是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乌合之众而已!
“当然,亲自带领乌合之众打败第一代强者的他,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将部分修炼资源和修炼的秘密,都分享给自己的血脉和心腹,亲手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强者集团。
“他们牢记前车之鉴,强者集团内部绝不搞自相残杀,而是一门心思研究如何统治弱者,就算偶尔发生分歧,闹得不可开交,往往也是逢场作戏,是演给弱者们看的而已。
“有了强者集团,掌控了绝大部分修炼资源,相比普通镇民,他们又更加熟悉迷雾深处的环境、晶石矿脉和怪兽巢穴的分布,想要上演一出出‘强者对抗怪兽,捍卫人类文明’的把戏,就更加容易了。
“对于懵懂无知的普通镇民而言,他们只看到一个个强者‘浴血奋战,殊死搏杀,屡立战功’,名正言顺能享受更多的战利品,变得越来越强大,立下越来越多的战功,当然也有资格享受越来越多的资源,和镇民们的尊敬。
“镇民们的日子固然一如既往地糟糕——物资匮乏,安全得不到保障,还要承担最繁重和危险的开荒、狩猎以及挖矿作业,分分钟被洪水、瘴气和怪兽杀死,但这一切,都要归咎到该死的‘穿越’和‘异域’头上,都是邪恶的怪兽的错,首领和他的强者们已经尽力了,镇民们还能奢求什么呢?
“要知道,如果没有首领和强者,普通镇民可是连这样贫苦、劳累和危险的日子都没得过,早就被怪兽撕个粉碎,死无葬身之地了啊!”
智慧树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意味深长地看了孟超一眼。
“你觉得,我在嘲讽甚至抨击这位首领吗?”它问孟超。
孟超道:“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
智慧树说,“我说过,大自然是没有正邪、善恶、黑白的,或者说,生存本身就是最大的正义,只要能让族群和基因延续下去,无论行军蚁还是凶暴鼠,亦或者伪装成行军蚁的凶暴鼠,都没什么不可以。
“所以,我不会用任何无聊的道德观念去评价首领的所作所为,当我提到‘卑鄙,丑陋,邪恶,欺诈’这些词的时候,我的态度都是中性的。
“毕竟,首领的这套管理模式,貌似真的稳定而有效,欺骗也好,强迫也好,蛊惑也好,他总归是调动并凝聚了全体桃源镇民的力量,共同建设所谓的‘文明’。
“当时的我,无非是一万头茹毛饮血的野兽和浑浑噩噩的植物的聚合体,对文明的真义一无所知,在首领面前,连小学生都算不上,哪里有资格和胆量去评价首领的所作所为呢?
“糊里糊涂又诚惶诚恐的我,只觉得首领的每一步操作都大有深意;每一个阴谋诡计都是人类文明的智慧结晶;他每杀死一个同类,每用谎言驱使同类从充满辐射的矿洞中挖掘出一块晶石,都能令文明前进一大步,最终,再次制造出‘火箭’之类不可思议的神器,重新触碰甚至掌控星辰。
“作为小学生的我,想要效仿首领,创造一个小小的文明,除了亦步亦趋地模仿你们,把人类最邪恶的智慧,最残暴的性格,最贪婪的野心,最疯狂的欲念……统统灌注到怪兽的脑域深处之外,还能怎么做呢?”
孟超的瞳孔骤然收缩:“你说什么?”
“我在说,怪兽的诞生。”
智慧树不动声色道,“过去的怪兽,除了因为长期浸润在灵气中,力气大些,吼声响亮些,面目狰狞些,拥有放电、喷酸、下毒、控火、结冰、恐惧、魅惑……之类的天赋技能之外,和普通野兽,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是,在这些野兽的脑域深处,注入人类最强烈的情感和记忆碎片,那就大不一样了。”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