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ptt-第一四零三章,生死試煉,開啓閲讀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小說推薦異常生物收容系統异常生物收容系统
80年代中期,杜家寨周围还是一片荒山野岭。
哪怕走上二十里地,也没有电,没有柏油马路,没有邮局,没有现代社会的一切。
如果不是来送羊,这里恐怕半年连车都见不到一辆。
不过,李崇、韩淼、阿古拉三人刚到寨子的第二天,就参加了一场婚礼。
李崇是懵逼的。
别提其他人了。
秦昆结婚了?!
祠堂里,铺红设彩,杜布雨设了全羊宴,温掌柜主持。
一切发生的快而突然。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宴席开始,杜家寨参加婚礼的不过5人,加上来宾都没凑齐一桌。
李崇豁然起身:“等等!”
杜布雨作为唯一的杜家长辈,不解地看向李崇:“你要反对这桩亲事?”
“不是……杜家主,这、这太草率了啊!”
不止草率,还荒诞。
秦昆好说也是扶余山当家的,虽说还是和杜清寒在一起,但尼玛结婚不能这样结啊!
杜布雨道:“入席吧,穷乡僻壤没那么多繁文缛节。一个愿嫁、一个愿娶,这就够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秦昆一夜春宵,李崇一夜难眠。
秦黑狗生米煮熟饭了,自己回去怎么其他人交代?
不说别的,师公葛战对秦昆向来偏心,要知道秦昆多年前办了酒席,还没叫他吃席的话,回去得气死啊。人老了,在乎的无非就是晚辈在不在乎自己。
“太胡来了!太胡来了!韩淼,你不说两句?”
韩淼懵逼:“杜姑娘本来就是秦师傅的女友,我……该说什么?”
“这是30年前!”
韩淼拍了拍暴躁的李崇:“放心,这都是梦,等秦师傅结个茧,我们醒了就没事了。”
结茧?
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地方是不是梦我能不清楚?
李崇也不知道自己纠结的点在哪,他就是觉得这婚礼不靠谱。他出门,月明星稀之时,敲开杜布雨的院门。
“杜家主,我实话跟你说了吧,秦昆他真不能这么草率结婚……”
杜布雨打断请李崇,请他出来走走。
偌大寨子,静如鬼蜮,杜布雨看见新人的房间灯已经灭了,笑呵呵对李崇道:“李上师,你可知截血尸?”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 愛下-第一四零三章,生死試煉,開啓
李崇犹豫半晌,点了点头:“略知一二。”
葛战坐镇白龙寺十年,据说就是镇压截血尸首脑不戒和尚,去了无妄国之后,他也听说过当年黄河以北大战的秘辛。
截血教,是扶余山秘门对长生的一次尝试。
尝试是成功的,但最后还是失败了。
因为弊端很多,而且白龙寺虽然处于六道谜间,可食物资源根本比不上无妄国那一带,这里的尝试,会让人丧失人性,沦丧深渊。
“我与小杜儿都是截血尸。”
李崇沉吟:“我听说过。不过我扶余山并非传统秘门,不在乎这些,而且这跟婚事有什么关系?”
“既然知道,就应该知道截血尸的弊端。”
杜布雨顿了顿,“此术源自于我弟弟杜行云,当年他在一位恩人临死之际,受托照顾遗孤,小杜儿那时成了他的养女,只可惜小杜儿半生烂漫,杜行云也没能给她找到良配,便一直养在寨子,直到24岁,被元军所杀。”
李崇沉默。
杜布雨轻轻一笑:“小杜儿未能出嫁,一直是杜行云的遗憾。于是当年杜行云不顾扶余山反对,开始了炼尸。历代陪天狗里,只有杜行云没有心腹,知道为什么吗?”
李崇瞳孔一缩。
“他犯忌了。”
杜布雨唏嘘一笑,“当时的扶余山没人认可他的身份,就因为犯忌了。而且这事给扶余山带来的影响很不好,不过时至元军南下,生灵涂炭,茅山也并未太过关注这事。”
“不过,谩骂是有的,杜行云还是一意孤行,从不管那些声音。后来,我也是这样被复活的。他临死前,孤单一人,没有任何同道尊敬,当时他在江湖只在土夫子中有威信,李上师,你如果冒天下大不韪去做一件事,到头来发现落了一场空,你会死后瞑目吗?”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異常生物收容系統討論-第一四零三章,生死試煉,開啓閲讀
李崇点了一根烟,他不清楚。
杜布雨道:“所以啊……我必须要完成他的遗愿。只是这么多年,没人让小杜儿动过心,她也从未提出嫁人的事。”
杜布雨叹了口气:“直到昨日,她忽然给我说,要嫁给秦昆。你忍心拆散他俩吗?”
不是……你一个老僵,别给我煽情行不行?
我黑老虎本来就一性情中人,你搞这些煽情的话我怎么客观啊……
看见李崇默不作声,杜布雨道:“你放心吧,我和小杜儿是初代截血尸,弊端很多,每隔十年记忆会消退一次,必须去墓里醒魂。这场婚礼,只是给小杜儿一个完整的人生,她到时候会忘记的,不会影响秦上师将来的生活。”
杜布雨说完,准备回去了。
李崇忽然拽住了他。
“还不同意?洞房已经入了,李上师不用这么纠结吧?”
“那倒不是。”李崇看见杜布雨腰里别着大哥大,一把拿来,“能打电话?”
杜布雨一愣,点了点头。
李崇拨出一个号码,然后道:“我只是觉得,人少不热闹!既然秦黑狗办婚礼,该请的人还是得请的。”
电话通了,李崇淡淡说道:“喂!”
电话那头,沉默。
李崇开门见山:“魁山龙虎斗天玄,三阳凡魄伴鬼眠!”
“你!”一个声音惊呼,然后压低声音问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李崇没回答,而是道:“景三生,我知道是你!”
李崇的话里,带着几分调侃,几分玩笑,一脸恶作剧的表情。
他已经不管这时是不是梦了,能逗一下古板的景老虎,还是很开心的。
电话那头,半天才道:“没错。我是景三生……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魁山老宅已经通了电话,电话号码几十年没变过,李崇大声笑道:“请你来吕梁一叙,不知可好?”
“呵呵,装神弄鬼。你是北派的门生吧?警告你,无论你是阴阳祠、太常街、还是铜庄的人,敢戏弄老子,老子拆了你们老巢!”
听见景三生经不住逗弄,李崇害怕他挂电话,急忙道:“行行行,那我不逗你了,有没有葛师公电话?吕梁这边有人大喜,想着邀他一叙。”
“凭你们那种小庙,还想请我师叔?”电话里,讥讽的声音传来。
李崇算是服了。
景三生一向尊师重道,又是武夫,戒备心是有点重,他讪笑道:“景老虎,你动动脚指头想想,谁能对葛师公不利?谁敢对葛师公不利?我真的是来找他有事的……”
这话倒是没错。
景三生想了想:这人年纪差不多二三十岁,称呼都是尊称,他既然叫葛战师公,起码比自己低一辈,应该是宁不为、马晓花的弟子之类。他们二人各掌一家,年纪不大,但收一些年纪大些的徒弟,扶余山也不是没这个先例。
“行,你到底是哪一家的,报个名号,我就把葛师叔的电话给你。”
“名号我报了。”
“放屁!”
“我若不是魁山弟子,天打五雷轰!”
景三生一震。
秘门最信毒誓的,因果报应这东西放在秘门往往很灵验。
但他真的是魁山弟子的话……
难不成是师父景海川那一脉?
不、不对啊……师父早就杳无音信了……
一想起师父,景三生不知为何对这个人亲近了些,他从小孤苦伶仃,被景海川捡到后抚养成人,万一他真的是师父的其他徒孙,那还真是自己人。
“好,那我姑且信你一次,你记一下号码,……”
景三生报了一串号码。
其实他不怕葛战那边号码泄露,如果真是有心人捣乱,葛战那里可是有无数种办法找出打电话的人。
挂了电话,逗弄了一番景三生,李崇心情好了些,然后给葛战打了过去。
灵侦总局,葛战中气十足接起电话道:“喂!”
“魁山龙虎斗天玄,三阳凡……”
“我去你妈的,你等着,我这就查你!”
魁山老宅成年弟子就一个景三生,你敢给我报家里的切口,不是找打就是捣乱,这些年追杀左近臣无果,葛战断定这电话八成是左近臣的手下干的。
李崇懵逼地看着被挂掉的电话,又拨了过去。
“葛师公!”
“谁是你师公?!你要是左近臣的徒子徒孙,你死定了!你要是其他地方来逗老夫玩的,老夫拆了你们宗门!”
啪——!电话再次挂断。
冷风在吹,李崇第三次拨过去时,已经没人接了。
“杜、杜家主……你大哥大信号不行吧?”李崇觉得一阵凉意。
似乎惹到了全盛时期的老龙王,尼玛……他这时候可不认识自己啊,万一给自己打死了,也是白死!
杜布雨道:“不可能,中转基站就在附近,别看咱是山里,信号管够!”
李崇心中凉透,坏了,葛师公没请来,反而被误会成坏人了。
翌日一早。
秦昆扶着腰,从屋子里走出。
太阳初升,秦昆伸展胳膊,浑身舒畅。
李崇黑着眼圈靠在篱笆旁的柴门上。
“秦黑狗,昨晚睡得可好?”
“哈哈哈哈哈……”
秦昆眉飞色舞,对山沉吟,片刻,一首诗打破了杜家寨清晨的宁静。
“仙人……骑彩凤!”
“昨下……阆风岑!”
“海水……三清浅……”
“桃源……一见寻!”
李崇没文化,总觉得秦昆在说什么虎狼之词。
隔壁院子,起来打水的温掌柜抚掌赞叹:“秦上师,好诗啊!诗仙李太白的拟古十二首让秦上师吟诵起来,果然是金声玉振,回味无穷!”
李崇狐疑:“这诗听起来不正经啊……”
温掌柜吹胡子瞪眼:“小胡子,你懂个屁啊!这诗是写仙人骑凤,从阆风山下凡的想象,全是李太白的浪漫主义和人生感叹,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
李崇红着脸局促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把矛头转移:“秦黑狗能憋出这种古诗?他能记住的可都不是什么正经诗文啊!”
秦昆嘿然一笑:“屋子墙上挂的当装饰的,今早顺口吟诵了。现在看来是温掌柜所赠了?”
温掌柜抚须一笑:“清代的赝品墨宝,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上次来30年前时,秦昆、冯羌、温掌柜、古顺子被困鬼村53天,直至重阳才被放出,所以早就熟识,秦昆带着他们从鬼村出来,对温掌柜来说等同救命之恩,温掌柜对秦昆一向恭敬有加。
李崇没法等二人在这咬文嚼字了,昨晚被葛战误会,可能有危险,如果葛战通过灵侦总局查电话信号的话,那真解释不清了。
他拉着秦昆道:“走走走……”
“干嘛去?我好不容易当一次新郎官……”
“先跟我走,回去到了御仙庭,让你夜夜做新郎!”
“李崇,我不是那样的人!”秦昆严肃起来。
李崇快哭了:“大哥,走吧,杜姑娘又跑不了,小命要紧啊……”
秦昆忽然一顿:“等等。”
秦昆头颅慢慢转向李崇:“葛战为什么要杀你?”
这一问,李崇呆在原地。
我还没告诉你呢!
秦昆能说这句话,是因为脑海中忽然出现任务提醒。
【生死试炼】开启
介绍: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任务奖励:阶段奖励
(系统评价:过去的一切,在未来都有合理的解释)
‘阶段任务1:前往草原,找到毕勒贡庇护’
‘任务要求:保证李崇、韩淼生命安全,不能让任何相熟的人知道李崇、韩淼的存在,同时避免葛战以及其余生死道追杀’
‘任务失败、或者因果线混乱,则无法返回30年后’
‘提醒:宿主非正常开启【生死试炼】,作为惩罚,失去灵力、失去系统兑换功能,倒计时5小时后开启’
‘任务奖励:十八狱’
“你怎么知道葛师公追杀我?其实不是追杀,我昨天打了个电话,可能有误会……”李崇吧啦吧啦把昨晚的事说了一下,秦昆揉着额头。
“白痴,你不懂葛大爷在这些年对左近臣的恨意有多大!这就是追杀,他认为杨慎是左近臣杀的,把你当成北派挑衅的人了!”
这厮一通电话可能要改变因果啊!
妈的,我回30年前的时候连爷爷和老爹都不敢相认,你倒好,还敢给葛战和你爹打电话。
但……
这似乎不是自己那条因果线啊,怎么能串回来的?
秦昆上次就判断,这条因果线不是主线。是因为东韩村里,韩有福、韩青燕还有一堆韩家长辈,都不认识韩淼。
等等……
秦昆看到猩红的提醒:灵力5小时后失去。
那不是意味着系统留给了自己5小时的时间?
这些时间用来干什么?
【不能让任何相熟的人知道李崇、韩淼的存在】
【任务失败、或者因果线混乱,则无法返回30年后】
我艹,这五小时……莫不是要抹除东韩村、以及见过李崇、韩淼的那些人的记忆吗?!
抚平混乱的因果线,回归正途?!
“秦昆,你怎么了?”
“我捋通了!”
秦昆吸了口凉气,看向李崇,“赶紧把韩淼叫起来,出大事了!”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