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5rk優秀都市小說 前方高能笔趣-第九百八十九章 大錯分享-v9utd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宋青小饶有兴致的看着张守义的脸干瘪了下去,他的皮肉枯腐,胡须失去光泽,那身已经腐朽不堪的战袍挂在他空荡荡的身体之上,昭显着他当年大将军的身份。
他的皮肤飞快的腐化变黑,顷刻之间从一具鲜活的生命,化为一具行走的干尸。
那双眼睛像是风干的葡萄,失去了光泽,却带着瘮人的浓重阴气。
被他持在手中的弓箭也跟着腐朽而老化,但相比起先前的崭新的模样,终于令宋青小感应到了一丝杀气。
这才是百年之后的张守义!
被困在梦境之中未醒的他,哪怕身强力壮,手持利器,却因为身在‘百年’前的局中,不可能相隔着百年的时光,射中宋青小。
可此时被宋青小强行从大梦之中唤醒的张守义,已经明白自己身处百年之后。
那弓虽已经不再像当年一样锋利,可却没有了时空的阻隔,再加上张守义蓄积了百年的怨力,所以才真正拥有了强大的煞气。
且因为此弓随同百年前的张守义南征北战,杀死多条人命,在沈庄魔煞之气的滋养之下,其煞气惊人,竟不亚于一件顶级的法器。
“竟然,竟然已经是百年之后了吗——”
那已经化为干尸的张守义怔忡了半晌,缓缓出声:“我,想起来了。”
随着记忆的逐渐复苏,他好像想起了更多的大战后的事。
干枯的尸身开始颤抖,痛苦、悔意夹杂着怨念从他的身体之中透了出来,令他的身体开始颤抖不已。
那披在他身上的战袍在他颤抖之下逐渐粉碎,边沿处化为飞粉乱飞,围绕在他的身侧。
他那张已经令剩黑皮包着骷髅骨的可怕面庞之上,竟露出失魂落魄的表情。
张守义望着城墙之外,不敢转身,仿佛身后有什么极为可怕的存在,令他这样一个已经死去了百年,生前身经百战,并手染鲜血、满身煞气的大将军都畏惧无比,不敢转身。
“将军想起来了吗?”
宋青小的声音在张守义的身侧响起。
他的身体重重一震,枯黑的脑袋转动之间,摩擦出‘吱嘎’的响声。
在他的身后,沈庄的城墙之内开始渗出大股大股的鲜血。
宋青小顺着他的动作也转过了头,只见沈庄城内一片血色。
原本空无一人的街道之上,随着张守义的目光所到之处,开始出现一撂撂堆叠的尸体。
尸体层层叠叠堆积成人肉之墙,浓稠的血液顺着尸身往下淌,在地面汇聚,使其成为一片人间地狱。
静默!死气!
血腥味儿带着阴怨之气纵横,吹拂过这一座被屠杀的城。
四处都是伏尸,感应不到半点儿活人的气息。
堆叠的尸体浸泡在血液之中,血光将城池染红,使得这座城成为了一座奇大无比的坟。
总裁的蜜爱新妻 杨一
“我……”
张守义张了张嘴,发出一声干涩的、没有意义的音节。
他想要哭,但那一双干枯的眼眶之中,早就已经失去了泪液。
那一张张沾染了血腥的面庞带着死不冥目的怨恨,有年迈的老人、正处于生机勃发的青年,还有未来本可期的无辜稚子。
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因为他而成为刀下亡魂。
“这是我造下的杀孽……”
张守义高大的身影晃了晃,哪怕眼眶中没有泪珠滚出,但一股剧大的悲呛却传遍了他的周身。
“我是难以洗清罪孽的恶人——”
“看来将军果然是想起来了。”宋青小听他如此一说,倒微微松了口气。
从张守义此时的反应看来,他并不像传闻中疯癫的样子,受到了败于李国朝手下的刺激,丧心病狂的屠杀无辜的百姓。
他的脸已经失去了血肉,可那种灰心丧气、后悔至极到悲痛的神情,宋青小却从他身上感应出来了。
“我想起来了。”
这位遗臭百年的大将军并没有装疯作傻,否认一切。
他的语调之中带着痛苦:
“我大错铸成,自知罪该万死。”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
“若非姑娘当头棒喝,我可能还沉溺于当日的梦中,难以清醒。”
一梦百年,醒来已经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既然将军民已经清醒,我倒是有些疑问。”
宋青小与他并肩而站,看着沈庄内尸堆成山,血流成河的场景,眼中露出轻叹、怜悯:
“这些人死于非命,恐怕到死前,仍不知将军杀人的原因。”
她说完这话之后,张守义的身形再度开始震抖,仿佛内心遭受了巨大的折磨。
“将军当年为何要下令屠城?”
张守义的牙关咬得很紧,那薄黑的枯皮颤个不停,可以看出他牙齿紧咬的痕迹,显见他心中并不能平静。
创则记
“不瞒将军说。”
宋青小看了他一眼,说道:
“一百多年前,将军的屠城,并没有令事件完全平息,仅只是事件的开始而已。”
“此话怎讲?”
薇神传奇 樱沫翎子
张守义一听这话,不由愣了一愣,沉声问了一句。
諸 天 最強 大 佬
“一百年前的屠城事件里,使得此地出现大量的阴魂。”
百多年的时间,让这些游荡于人世的阴魂成了气候,变成了厉鬼。
“并且开始为祸百年之后,仍居住在沈庄内的人。”
宋青小正色道:
“我随家师、师兄受人所托,前往沈庄的过程中,遇到了厉鬼拦路,声称要将整个沈庄的人全部杀死。”
她将来时路上所发生的事大概一说,接着又道:
“冤有头,债有主,如果要想找出这些冤魂厉鬼的源头,便必定要找到当年令他们化鬼的原因。”
所以她冒险闯入红雾,进入百年前的场景,找到了这位造成沈庄悲剧的将军。
“……”
张守义听完她的话,长久的沉默。
那些原本驻守在城墙上,跟随他的士兵冤魂也一声不吭。
“是我的错。”许久之后,张守义才好像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沉重:
方 想 龍 城
“没想到,这错误,竟会在百年之后还要延续。”
“沈庄的后人提起当年张将军,猜测你屠城的原因有两点。”
宋青小结合在牛车上从吴婶口中套出来的话,再加上自己根据一些线索而生的猜测,半真半假的道:
“他们认为,当年李国朝对朝廷造成了威胁,你在领兵出征之前,曾在皇帝面前立下军令状,不取李国朝首级,便愿意全家人头落地。”
当时张守义领兵在外,手握重权,皇帝心怀猜忌,留了他的父母妻儿在上京。
“所以你败于李国朝手中之后,无颜面对父老,又怕战败的消息传回京中,满门张氏人头落地。”
北风逍遥
在这样的刺激之下,张守义心生怨恨,最终失去理智,下令屠城。
“不是!”
张守义一听这话,顿时身上杀气一盛,重重的反驳出声。
“还有一种可能。”
宋青小面对他突然暴发的杀机,却并不以为意,又接着说道:
“沈庄乃是传闻之中的绝佳养龙之地,你退守沈庄,并非贪图此地富裕、粮草丰沛,而是为了占据养龙之地。”
云虎山一脉出身的老道士当年从他的师傅口中得知沈庄地处特殊,是阴阳江汇的奇佳宝地。
若在此开山立派,便会气运鼎盛,养出人间帝王之气的君主;
而若是在此大开杀戒,则会煞气横行,育出祸害三界的魔君。
先前她暂时栖息于船坊之上的时候,抱猫的乔儿曾说李国朝围攻沈庄,不惜极大代价要拿下沈庄的缘故,是因为曾受高人指点,认为此地是绝佳的养龙之所。
所以若是他攻占沈庄之后,在此登基,便会建立不世功业,其朝代能传承千秋万世。
受到这样的诱惑之下,李国朝拼了命,付出了很大代价攻打沈庄,最终造成两败俱伤的结局。
张守义忠于朝廷、忠于皇帝,若是得知这样的传言,在偏激之下,极有可能为了阻止李国朝的阴谋,而将此地化阳局为阴局。
“我大金朝,如今传承至此,已经是第几代了?”
张守义沉默了半晌,听完她这话后,问了一句:
“当今皇帝是谁,年号为何呢?”
事隔百年,在宋青小闯入进这修罗场后,他不问苍生、不问父母妻儿,却偏偏问起他曾为之效忠的朝廷、皇帝,宋青小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晚金已经灭亡了。”
她静静的看着这位已经化为枯骨,却仍满腔忠诚的将军:
“在李国朝起义的时候,晚金就已经气数将近。”
在沈庄事件发生之后不久,各地起义的百姓攻入上京,朝臣逃离,皇帝死于南逃的路途中,晚金宣告结束,进入国民时期。
这些事情她从宋长青、吴婶等人口中大概了解了些许,也说得不大详细。
可是张守义想要的答案已经得到。
他对于之后发生的详细过程并不如何感兴趣,甚至在听到晚金灭亡的时候,他眼中的那唯一残存的希望便已经熄灭。
无尽的阴气从他身上散逸开来,吹鼓着他身上已经腐朽的战袍,那殷红的披风高高飞扬,像是尾随在他身后不死的冤魂。
“气数——将尽了吗?”
他悲呛的出声:
“晚金——”
“皇上——”
他重重握紧手中的弓弩,发出一声孤鸟般的哀鸣。
花隐江湖之鬼医红颜
‘呜呜——’
阴风刮过,一股强烈的煞气从城墙之上的冉冉升起。
那些屹立在城墙之上的士兵听闻朝代已毁,家人早就已经作古的消息,都纷纷散逸出悲痛、悔恨之意。
这股煞气极浓,冲天而起,几乎将天空染为红黑之色,笼罩在沈庄上空,久久难以散去。
隔了许久之后,这位陷入悲伤之中的大将军才缓缓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我做错了。”
他整理了一番心中的思绪,好半晌才接着说道:
“当年我接到平叛的旨意,便领兵前往聊城。”
张家世代为将,对晚金忠心耿耿,他出征的时候,曾当着父母妻儿的面发誓,不平李国朝,绝不活命回京。
到了聊城,李国朝部署的所作所为被他看在眼里。
只是那时晚金已到风雨飘扬之时,朝廷入不敷出,财政贫困,皇上手中根本没有银子。
国家根本已毁,出征在外,将士们的晌银发不上,经过军部官员的层层盘剥,士兵连肚子都填不饱。
相比之下,李国朝部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全无顾忌。
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每每祸害一城,便给朝廷留下一个烂摊子。
李国朝心狠手辣,他深知自己干的事一旦被捉到,必死无疑。
所以到张守义攻城之时,便令士兵驱赶妇孺守城,其后不惜人命,完全是亡命之徒的举止。
几场交手,张守义虽没有多少损失,却也没有讨得什么便宜。
为了不伤及聊城根本,再加上部队粮草耗尽,在与部众商议之后,张守义决定暂时退守沈庄,再从长计议。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沈庄四面环水,虽然名为村镇,可实则规模不亚于一座城池。
纸牌宿命 秦月觞
李国朝的军队只是普通起义百姓汇聚而成,并不会打仗,更别提水上攻城之计。
一旦张守义占据沈庄之后,沈庄富裕,里面有粮草后续供应。
哪怕是战乱之中,城中的百姓没有受多少战乱之苦,对于朝廷并没有反抗之心。
甚至在听闻义军的‘壮举’之后,对于张守义的到来还极为欢迎。
“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想要占守沈庄。”
李国朝的部队只是乌合之众,之所以听从李国朝的吩咐,不过是因为李国朝此人心狠手辣,当初又曾承诺共分田、粮而已。
照张守义当时的打算,李国朝得位不正,不过自称伪王,两人交手数次,他认为李国朝胆小、惜命,却又十分谨慎。
依他性格,天下富庶的地方多不胜数,没必要为了一个沈庄,冒着与朝廷正规军交手的危机,且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从水路攻进沈庄里去。
就算李国朝疯了,胆敢围攻沈庄,以他的领兵经验,只要守好城墙,凭借沈庄内的粮草耗他十天半月,这群叛军自然不攻而散。
到时叛军没有粮、田、女人作为战利品,自然互不服气,分为数股,士气低迷。
届时,张守义再领兵追击,将这些乱军击溃。
天荒救世主 会凌
他想的倒是很好,可惜既没料中开始,也没有猜到结局。
李国朝发了疯一样的攻击沈庄,不惜任何代价,最终造成这一场延续了百年的悲剧。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